<tr id="oklkn"></tr>
    1. 第二十一回 疑惧参半,芳踪突渺;嫉仇交集,孤剑施欺
       
      作者:古龙  版权: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  来源:本站首发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18 16:11:39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  武汉三镇不但是鄂中重镇,也是两湖的首善之区,长江水运的集散地。
        正是所谓市面繁华,人物风流。
        天方正午,常漫天征求夏芸的意见:“要不要在这里玩一天,明天凌晨再动身到鄂城。”
        夏芸何尝不想在这个文采风流的地方玩上一天,但是离鄂城越近,她对熊倜的思念也越渴切,恨不得立刻便到鄂城。
        “你们先到鄂城去好不好,从鄂城回来,我们再在这里多玩几天。”夏芸轻轻地说,虽然她对这地方是有些依依不舍的。
        “是呀,”田敏敏笑着说:“找到我们那位熊老弟才玩,不是更有意思得多吗。”她笑嘻嘻地望着夏芸:“芸妹妹,你说是不是呀。”
        夏芸红着脸不依,田敏敏依旧打趣,常漫天笑道:“这样也好,我们此刻动身,天一入黑,大概就可以赶到鄂城了。”
        三人一船,由汉口乘船渡江,入武昌,望黄鹤楼,出城东去。
        马不停蹄,但是夏芸却丝毫不觉得累,每往前走一步,她的心情也就随着更紧张了些。
        “倜哥哥在不在那个什么叶家兄弟的店里呢。”夏芸暗忖:“但愿他是在那里的。”
        入鄂城,仗着心思的灵巧和奇佳的记忆力,不一会,夏芸就找着了那间店招上画着古钱的估衣铺,道: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        常漫天目光掠过店招,也望见那古钱标记,微微一笑。
        夏芸下了马,店里的伙计走过来招呼:“你家可是要买衣服。”
        “不是的,”夏芸直截地说:“你们店里的叶老板可在吗。”
        店伙上上下下打量了夏芸几眼,摇头道:“我们大掌柜,二掌柜,三掌柜此时都不在店里,你家有什么吩咐,小的转告也是一样。”
        失望的感觉,由于这店伙的一句话,极快的便占据了夏芸的心房。
        她本想问:“你可知道有位熊公子可在此处。”转念一想:“既然那叶家兄弟全不在,倜哥哥又怎么会在这里呢。”
        于是她失望地转身,落寞地上了马。
        那店伙暗地奇怪:“这婆娘怎地找不着我家掌柜的,就露出这么难看的神色来,好像是找丈夫没有找着似的。”
        “不在吗?”田敏敏关切地问道。这些天来,她对夏芸已有了一份姐妹般的情感。
        别离,是这个初次尝到爱情滋味的少女所不能忍受的。
        夏芸意兴萧索,田敏敏极力安慰,常漫天道:“我们反正也没有什么事,不如就四下溜溜,也许会碰到熊老弟也未可知。”
        夏芸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,田敏敏道:“当然这样了,难道还有什么办法不成。”她一只纤细玉手,几乎戳到常漫天的头上:“我看你呀,简直太笨了,还问什么呢。”
        常漫天只有苦笑,面对着刁蛮的娇妻,除了苦笑,他还有什么别的方法。
        他本想问夏芸一些事情,但见她心情落寞的神色,又将口中的话咽下了。
        万家灯火已上,叶家兄弟的店铺所在的那条街,本是鄂城最繁盛的一条,常漫天四顾道:“我们该找家酒楼吃些东西了吧。”
        “当然啦,”田敏敏道:“又是废话。”
        夏芸噗嗤一笑,道:“姐姐怎么老是拿常大哥出气。”
        “男人呀,哼……”田敏敏侧着笑脸望着常漫天道:“所以我说芸妹妹,你别老是为那位‘倜哥哥’关心。”
        夏芸嗯了一声,常漫天笑着向田敏敏说道:“你别以为别人也像你那么样……”
        “我怎么样了。”田敏敏娇笑,不依,伸手去打常漫天。
        他夫妇俩人打情骂俏,夏芸见了,又是一股难言的惆怅。
        在鄂城歇了一晚,出城西去,再回到武汉。
        微风轻拂,带起田敏敏鬓边的丝丝乱发,常漫天不觉忘情,伸过手去替她轻轻整理着。
        田敏敏甜甜一笑,两匹马缓缓并行,两个人并肩低语。
        夏芸索性跑在前面,她怕看到他们夫妇俩亲热的样子。
        “我才不碍他们的眼呢。”她暗忖着,微微觉得有些寂寞,放开马,跑出老远,将田敏敏,常漫天远远抛在后面。
        “哎呀,芸妹妹跑到哪里去了呀。”田敏敏一惊,自甜蜜的迷惘中醒来。
        常漫天一眼望去,路,笔直地伸向远方,微微有些尘土被风扬起。
        “大概是跑到前面去了。”常漫天道:“不妨事的,反正路只有一条,她一定会在前面等我们的,你担什么心呀。”
        “都是你。”田敏敏娇笑,轻骂,忖道:“芸妹妹看见我和他亲热,才避得远远的。”少女的心事,也只有少女才猜得中。
        于是他们两个也将马行加速,但常漫天所骑的是后买的劣马,总是跑不快。
        盏茶功夫,还没有看到夏芸的影子,田敏敏不禁着急:“她人呢。”
        话方说完,突然听到前面有嗤咤的声音,她心急之下,将马加紧打了几鞭,赶到前边,见路旁有个树林子,嗤咤的声音,就是从这个树林子里发出来的,遂勒转马头,转了进去。
        可是就在她勒转马头的那一刹那……
        树林里突然完全静然了,她更急,因为在这种情况下,无声更远比有声可怕。
        于是她平平地从马鞍上掠了起来,身形一晃,便进了树林。
        常漫天也施开身法,从他那匹劣马上飞身而起,到了树林子一看,风声簌然,哪里有半条人影。
        田敏敏着急地将目光在四周搜索着,忽然看到地上有些发亮的东西。她拾起一看,不由惊地叫出声来,脚尖一动,闪电似的穿出树林的另一端,常漫天跟出去一看,四野茫茫,田里的稻子,被阳光映成一片金黄,却也没有任何人的影子。
        田敏敏急得面目变色,这这说:“这怎么办,这怎么办。”
        “你看。”田敏敏摊开手掌,常漫天见了她掌上的东西,也自变色。
        突地,树林中又隐隐似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。
        玉面神剑,散花仙子,不约而同地施展出绝顶轻功,掠向树林。
        哪知树林中也有两条人影电射而出,田敏敏毫不考虑,低喝:“躺下。”随手一挥,掌中发出一片银星,风强力劲,再加上这双方都是绝快的身法,那些银星眼看就要击在那两人的身上。
        哪知其中一人“咦”了一声,拉着旁边的人向左猛退,就像鱼在水中一样,身躯由急进变为左退时那种为意的运转,几是匪夷所思的。
        田敏敏再也想不到暗器居然会落空,见了这人这种玄之又玄的轻功,心中黯然一动。
        她猛动身形,也是那么曼妙地顿住了前冲的力道。
        常漫天突然飘飘而起,乘势抽出长剑,剑气如虹,身形如燕。
        即自树林中掠出的两条人影,突然叫了起来:“常大哥。”
        常漫天一愕,田敏敏已高兴地叫着:“呀,果然是你。”
        那两人一掠而前,四人面面相对,竟都高兴得说不出话。
        原来两人一个就是常氏夫妇苦苦寻访夏芸梦魂难忘的熊倜。
        另一人自是尚未明了。

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苍穹神剑

      上一篇:第二十回 贪学奇功,且施妙计;急访踪迹,权去鄂城
      下一篇:第二十二回 滑稽突兀,怪叟传语;剑起丸飞,娇娃怯敌

      ? 本港台搅珠现场直播-本港台开奖-本港台开奖报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