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oklkn"></tr>
    1. 第二十三回 语惊四座,煞费唇舌;横来夺剑,漫天风雨
       
      作者:古龙  版权: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  来源:本站首发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18 16:13:23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  熊倜尚未明与玉面神剑常漫天、散花仙子田敏敏相遇之后,因夏芸走失,而作了一番猜测,得了个错误结论。
        但是夏芸驰去的方向,是顺着唯一一条大路前进的,遇险也应该在前途,于是他们一直向前冲去。
        沿途不少行人,他们并不放弃询问来路上行旅的机会,夏芸一位美貌少女,单骑独行,是不难问到下落的,而事实却恰恰相反。
        竟问不出来一点线索。
        当他们奔驰了大半日,夏芸却走向另一方去了。
        伊人深深嵌在熊倜心坎里,就是田敏敏也不愿把这个可爱的小妹妹放掉,当他们在这条路上往返奔波归于失望之后,归结到一个更错误的行程。
        四人竟又向武当驰去。
        数日后又来至谷城城内,找干净客店投宿。
        尚未明把上次在武当情形,细说与常漫天夫妇,但他和熊倜却不知道天阴教和武当派还有过一次激烈惨斗。
        天阴教很大方的还给熊倜贯日剑,又偃旗息鼓退出武当山,使熊倜等捉摸不定他们究存着什么企图。
        田敏敏对于武当那种声势吓人的剑阵,非常感到兴趣,饭后在室中聚谈,她劝熊倜不必自行讨人,由她夫妇夜间先去一探。
        熊倜在武当山颇受妙一真人礼遇,而且飞鹤子令夏芸传话,请他去山上共商讨伐天阴教大计,显然很看重他,自不便骤然翻脸,可是又不能令夏芸受到委屈。散花仙子想法是先把夏芸救出来,正合熊倜心意。
        但是事不关己,关心则乱,熊倜也不能免。
        他决定不了应该采取什么步骤,明知散花仙子夫妇一去,事态依然扩大,他救尚未明于剑阵之中,也曾伤了武当门下几个道士,人家竟毫不记怨,依熊倜还是光明正大,拜谒妙一真人比较妥当些。
        田敏敏却已看出来熊倜外弛内张,焦急在心里不露出来而已。常漫天二次重现江湖,更不把一般人看在眼里。
        常漫天见熊倜有所顾忌,沉吟不绝。正待说出一切由他夫妇担承的话,突然室外爽朗的笑声隔窗叫道:“熊老弟,何期在此相会,真是巧极了!”
        熊倜听出是熟朋友口气,忙开门相迎。
        正是飞灵堡出尘剑客东方灵兄妹,还有凌云子丹阳子两位武当四仪剑客。
        东方灵是旧友相逢,一脸渴慕之色,而凌云子丹阳子则面色冷酷,非复飞灵堡座中态度,而东方瑛则于愉快心情之外,微露揶揄的眼光。
        常漫天夫妇尚未明三人,虽料出两个蓝衣玄冠道士,必是武当门中,对于出尘剑客兄妹一样都不认识。
        东方灵为人笃厚,不喜揭人阴私,而且他认为情发乎中,各寻所好,不能一丝勉强,他并不为他妹妹打算,而反同情熊倜和夏芸一双情侣。
        他很热诚的握住熊倜的手说:“老弟自离敝堡,令我思念至今!”又一瞥眼前这三位不平凡的人物笑问:“这三位都器宇不凡,快替我介绍一下你的新交!”
        东方瑛敛衽为礼,若有情若无情的斜睨了熊倜一眼。她没有夏芸那么天真而赤诚的流露,就是有些流露出来的,也是在有意无意之间。
        粉蝶默默无言,奇怪的她粉颊竟微微生晕,这是由于内心漾起一种奇妙的感觉,自然而然使她心里有些跳动。
        武当二子则勉强备施一礼,冷冷的目光,仍注视着熊倜似要从他身上找出什么来。
        凌云子擒服夏芸之后,当场不但夏芸被熊倜救走,反而吃了一次暗亏,他至今还以为是熊倜的恶作剧。
        飞鹤子等延揽熊倜,以及武当山上所起的变故,凌云子固曾与飞鹤子邂逅谈及,而出尘剑客兄妹也就是他约来武当的。无论如何,他还是恼恨着熊倜。夏芸竟与天阴教人为伍,并肩作战,尤其使他不满熊倜。
        不满尽管不满,却总不能违抗妙一掌门师谕,他一见面本就想揭发夏芸的事,但熊倜正热心替双方介绍相见。
        凌云子听说是当年的点苍掌门玉面神剑常漫天,和散花仙子田敏敏时,不由为这两人的绝世丰采而心折。
        铁胆尚未明在北几省的声名,大得惊人,这三位的名头,使东方灵兄妹如获异宝,凌云子也亟愿武当派能罗致到这样三位了不起的人物。因而凌云子丹阳子态度上都略略变了些,很谦虚的客套一番。
        烛影摇红,八位武林豪士,聚首一堂,应该是水乳交融肝胆相照了,而粉蝶东方瑛则划计着如何替自己安排一下,熊倜的心理,也正渴欲一询夏芸的着落究竟。
        散花仙子田敏敏已急不可耐,她以冷寒声口,近乎发气的语调发问:“凌云道长,熊老弟他的女友雪地飘风夏姑娘,想必已被你们安置在武当山上了!雪地飘风只是个任性的女孩子,你们做事未免过分点!”
        凌云子颜色一变,没想到田敏敏骤兴问难之言。
        他白了散花仙子一眼,反向着熊倜说:“夏姑娘的事,贫道猜想台端还会不知晓?天阴教单掌断魂单飞,洞庭四蛟都是她的护卫,不折不扣她已是天阴教下一位了不起的人物!熊大侠自然表面上自命清高,和天阴教也是有些默契呢!”
        这句话语惊四座,不但熊倜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而这种形同挖苦的话,使熊倜怎能不无名火高起千丈。
        散花仙子则更不相信夏芸会投入天阴教下,夏芸和她是无话不谈,倾囊倒箧,田敏敏气得一拍桌子喝道:“简直是胡说!芸妹妹宛如一头活泼的百灵鸟,从不与江湖邪门人往来,你侮辱她是什么意思?”
        凌云子反唇相讥说:“正因为她年幼无知,才分辨不出天阴教的善恶呀!现有事实为证,贫道正苦于无法救她于陷溺之中,点苍派高手请先弄清楚是非,再责怪贫道,贫道敢不领罪!”
        这一席话,使融洽不久的空气,快要爆炸起来。
        熊倜目射神光,注视着武当二子,他虽未立即发难责斥,但显然夏芸这次是没有吃他们的亏了。
        夏芸是不是个带有神秘性的女孩子?
        东方灵老成持重,先把双方劝住,他很快的把当日官道上情形略述一遍,道:“夏姑娘纵未求助于单掌断魂,而这三人为她拼命苦斗,确是事实。后来天阴教两个司礼童子,黑衣摩勒白景祥,白衣龙女叶清清也出面交手,否则夏姑娘岂能从容逃走?单飞等又怎能不血溅尘土呢?”
        熊倜长长吁了一口气,他心里纷乱如麻,夏芸真的与天阴教有什么关系?她又逃往何处?天阴教人何故拼性命来保护她?
        一连串的疑问,使他陷入迷网。
        散花仙子冷笑一声说:“可见凌云道长是信口诬蔑了!天阴教人袒护她,或许别有用意,但是道长们以多欺寡,恃强凌弱,我散花仙子当时在场,也不能容你们这样胡闹!老实说我看待她无异亲妹妹!你们再说这种无稽诬蔑的话,我可不能放过!”
        东方灵为顾全大局,设若这四位武功顶儿尖儿的人,与武当反目成仇,那反使天阴教得以从中渔利,武林局面更无法收拾了。他急得满头大汗,向双方一再劝说,从此彼此再不许干涉夏芸。
        他说:“武林正派正应同心合力,对付天阴教,不可因小小误会,使亲者痛而仇者称快。点苍田姑娘技拟天人,贤伉俪誉满武林,熊老弟后起之秀,睥睨群伦,尚大侠领袖两河绿林豪杰,不会以我的话为无理吧!”
        凌云子豪气凌云,本不肯相下,但也有些顾忌,武当派遍撒英雄帖,聘请各派名宿,为的什么?像这四位高手,请还请不到,真是一股雄厚的生力军,足够举足轻重,影响到未来武林的大局!
        凌云子在气头上不肯低头认错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
        丹阳子和他一样被东方灵一篇话,说得默默无言。
        室中的空气异常沉重,若就这样不欢而散,熊倜这四位也绝不会再上武当,和武当一派合作了。
        东方灵又再三劝解,把这回事算为一场小小误会。
        铁胆尚未明本是火烈性子,又屡屡怒眉横目,准备来个惊人动作,他看见熊倜陷于沉思状态,又有散花仙子不客气的发作出来,觉得非常淋漓痛快,在东方灵竭力斡旋之下,武当二子不再倔强,倒也未便发作了。
        田敏敏是何等心高气傲,冷笑向熊倜说:“熊老弟,既然是这么一回怪事,我们明天再去鄂城一带仔细寻一下芸妹妹,找着时带了芸妹一同再向武当四仪剑客,见见真章分晓,凭什么累次欺侮我的芸妹妹?”
        这话一说,急坏了东方灵。
        同时粉蝶东方瑛心灵上蒙了一层阴影,熊倜多少因凌云子的话,怀疑着夏芸,然而他低头筹思,显然不能忘情于她,而且并非因此深恶痛绝了她。
        四人如照散花仙子主张一走了之,那后果殊难预料,如何不使东方灵心急。他忙说:“田姑娘,请勿推波助浪,武当四仪剑客绝不为已甚,姑娘何苦扩大这件事呢?况且千里迢迢来此,怎可不与妙一真人前辈一晤?”
        凌云子权衡利害,也恐回山受掌门斥责,勉强附和着说:“往事一笔勾销,田姑娘只知怪贫道,不说夏芸侮辱本派九宫连环旗,使本派体面何存?贫道若知夏芸是熊侠士的爱侣,早就放开手了。”
        其实这是他一种遁辞,他并非不知夏芸是和熊倜在一起的。这句话多少送给熊倜点面子,确是四仪剑客委屈求全的事。
        东方灵乘机又笑道:“熊老弟绝不能走!我还要向四位多多讨教,来吧!凌云道兄已经认了错,彼比握握手把以前嫌隙一齐抛开吧!”他硬把凌云子推向熊倜面前,使这一天乌云,化为睛空,让他俩极不自然的握了握手。
        熊倜虽然急于寻找夏芸,却被这种场面拘住,真要撒手一走,武当派面子上又怎么下得去呢?
        尚未明却冷笑道:“妙一真人如热诚款客,应该把那些不许带剑上山之类的臭规矩暂时取消,上次在解剑池畔,几乎把熊大哥贯日剑便宜了天阴教主,如还是庞然自大,惟我独尊,尚某可无颜再上武当。”
        这个难题,几乎激怒了凌云丹阳二子,但东方灵很巧妙的调停说:“武当派既然聘邀各方豪杰,必自有变通办法!况且尚当家的前次也曾被邀至玄真观,以礼相待。岂可因小小误会,永记在心?”
        田敏敏笑得花枝乱颤说:“我还不晓得有这种规矩,我是剑不离身惯了的,那只有不得其门而入了。”
        东方灵恐使二子难堪,赶快另寻话头岔过去。
        一夕清谈,总算化干戈为玉帛,而不愉快的气氛,始终不能一扫而空。东方瑛多少得了些机会,她和田敏敏挽臂长谈,十分投合。粉蝶儿抓住了这个机会,也可说是一条路线,因之能得亲近熊倜一步。
        次日,东方瑛和田敏敏已无话不谈,东方琰另具一种温柔娴静的美,散花仙子冷眼看来,已看出粉蝶的心事重重,粉蝶聪明之处,是不再诋毁夏芸,反而同情她,担心她受天阴教的诱骗。
        东方瑛庄重而娴静的美,使田敏敏也十分器重她。
        东方灵恐凌云子丹阳子再和他们引起不愉快的争论,唆令他俩先行离去,返山谒见妙一真人,另派同门来迎迓这四位。岂知凌云子丹阳子一回到山上,竟受到妙一真人一番责斥,不许他们再下山滋事。
        另由武当派下苍穹子苍松子两位道士,下山来迎接熊倜四人和东方堡主兄妹登山。东方灵上世师承,与武当渊源颇深,否则不会专替武当设想的。
        苍穹苍松武功与四子相差不多,老成持重,是观里负责招待各方豪杰的人,都已须发苍苍,年逾五十了。
        苍穹苍松以礼来邀,态度也与凌云子等不同,使散花仙子及尚未明无法借题发挥。
        熊倜默然随着众人,一同上了武当山。
        快走近解剑池畔,又有四个蓝袍道士,手提云拂迎上前来。苍穹苍松,向四道士一使眼色,领路当先,不自解剑泉前走过,却另寻一条小路,转落崖下。石磴参差,松影迷离,渡溪越壑,另向一座碧峰走去。
        原来武当掌门,另选择展旗峰下玉真下院,招待各方高手,既可保持玄真观清净面目,也使各方高手,少了许多误会,这是武当山中较为幽僻之处。
        熊倜等一路随苍穹苍松二道行来,清溪幽窃,奇石玲珑,既不经解剑泉,散花仙子也就无从借题发挥了。
        绕过一座峰腰,前面对崖上绿树如云,微露出一片道观兽脊,苍穹回身笑说:“前面是玉真下院,敬请大侠们欢聚数日,昆仑峨嵋两派都已有人降临,给敝山增光不少!招待简慢之处,尚请海涵!”
        散花仙子本想在武当山上闹他个痛快,四仪剑客欺侮到夏芸头上,她总是恨在心头。常漫天就不同了,他知道夏芸那种轻狂自负,武当派人行动也未可厚非。现在抓不着一点题目,使田敏敏也无从发泄。
        熊倜则心里惦念着夏芸,面上仍笑着与东方灵谈笑,粉蝶东方瑛则有意地跟随在哥哥身畔,不时发出银铃般的娇笑,与田敏敏挨肩交臂,笑语如珠。
        若说熊倜对这个端庄靓丽的女子,毫不动心,那是矫情的话,何况东方瑛的秀目,不时暗暗偷瞟着他!
        田敏敏则一味逗着粉蝶,竟含着无限深意的说:“怨不得你外号叫粉蝶儿,倩影翩翩,该使人眼花缭乱呢!你悄悄告诉姊姊,心上人儿是哪一个?”
        东方瑛羞生双颊,啐了一口道:“胡说,我不跟你好了!”
        田敏敏又笑指熊倜道:“我熊老弟如何?可以配得上你粉蝶吧!”东方琰更娇羞无语,但早在四年前金陵初会,她已经芳心默许这位潇洒英俊的少年,此时年纪越大,越发窘得不能抬头。
        铁胆尚未明,则深深羡慕熊倜,竟能博得许多美人垂青,他落拓江湖,还从未遇见过一位可意的英雌。
        越过涧溪,香风吹送,微闻松林里有小女子呢喃笑语,倩影双双,闪出一对儿悄生生的少女。
        却是峨嵋双小,徐小兰和谷小静。
        她俩随着师傅流云师太,应邀来此。年前飞灵堡一会,徐小兰俩留住了半个月,谷小静心仪出尘剑客,偏偏岔出来个朱若兰,把东方灵的一颗心占据了,使她白白担了一份心事,东方灵很客气的和她周旋,使她落到个空虚无可捞摸的地境,一年来秋风易逝,更增无限愁怅。
        小兰嘻笑着把她拖出树林子来,悄声说:“东方堡主兄妹都来了,那不是你的他么?”小静似喜似嗔,和小兰一阵厮闹。而熊倜等一行人已翩翩而至。
        出尘剑客玉仪清姿,恍如玉山琼树涌现眼前,这使小静骤然眼中一亮,心头小鹿撞了几下,略有些儿怅惘。
        她俩和粉蝶自幼手帕订交,熟惯得一齐跳过来和东方瑛凑至一处,群雌粥粥,燕语莺声,暄笑成一片绮色。
        这时林中又转出来一位黑癯老尼,手扶锡杖,尼袍素履,从她炯炯照人的目光里,任何行家也可看出她内功不凡。老尼早在暗处注视了半晌。
        她不待苍穹苍松替她向这几位年青的豪杰介绍,一个箭步向熊倜身畔纵来。苍劲的声调大喝道:“好小子,本派镇山神剑,竟被你盗去!”
        老尼这句话,不但使熊倜摸不着头脑,散花仙子夫妇也愣住了,只铁胆尚未明知道熊倜这口剑的来源。
        老尼上乘身法,轻如一缕飞絮,闪闪而来,左手向熊倜背上古剑抓去,手法之快,使人目眩神移。
        同时她又叱道:“老身先收回神剑,再从轻处治你这胆大包天的小子!”
        事出意外,熊倜万想不到她飞来夺剑,而且口口声声认定是偷了她的镇山神剑,这真使他啼笑皆非。
        熊倜来不及辩驳她,忙施展潜形遁影轻功,晃身飞出一丈多远,他双足尚未沾地,老尼又旋跃扑来。
        出尘剑客认得是峨嵋双小之师流云师太,急急的叫道:“流云师太,请暂息怒,不要认错了宝剑!”
        东方瑛则替熊倜捏了一把汗,流云师太以流云飞袖功威震西南各省,数十年苦行修炼出来的内功,稍一不慎,熊倜岂不吃亏?她也急得尖叫说:“流云师太!事情还没弄清楚,自己人不可冲突!”
        铁胆尚未明则冷冷一笑,厉声道:“老秃婆!你也有一口破铜废铁么?你仔细看看,是不是你那件破家伙!”
        熊倜已被老尼逼得闪纵了三次,老尼不由咦了一声道:“小子,果然有两手,否则你也不能自峨嵋断云崖偷到这口神剑,小子你再不将宝剑双手献上,老身可要开三十年未动的杀戒了!”
        她这么一说话的空儿,东方瑛已奋不顾身,飞跃过去拦住了她,而众人也都一齐围拢,苍穹苍松忙不迭从中调解。
        熊倜昂然而立,神态悠闲,用不使她太难堪的语气说:“老尼姑不要瞎说!在下熊倜,从未足履峨嵋,此剑乃武昌一位朋友所赠。另有家师所赐倚天剑,至今还被人盗去,没查访回来呢!”
        熊倜心事中,最重要而棘手的,还是毒心神魔给他一年限期,设法找回来的倚天剑这一桩事。
        熊倜语气中,多半带些气愤,奇怪的这位流云师太,竟恼羞成怒,推开围绕在她身畔的二徒小兰小静,和东方瑛,一挥长袖,一股内家潜力,破空呼啸,向熊倜卷去。她怒喝道:“胡说!姓熊的小子,你是天阴教下的角色么?”
        熊倜天雷行功,已至炉火纯青的地步,又得了飘然老人的神髓,内功也火候极深,忙运内功护体,也挥手相抗。
        两人相距约七八尺远,轰然一声疾风震响,熊倜初次使出本身内功潜力,和她相抗,只觉如同撞上了铜墙铁壁,震弹之力,使他一直身体摇摇晃晃收桩不住,身体自然倒退了几步。
        而这位流云师太呢,也受到了同样的震力,踉跄倒退。这使流云师太瞠目咂舌不已,对于熊倜感觉无限惊奇。
        苍穹苍松做主人的,只怕这冲突扩大得不可收拾,慌忙上前拦劝双方住手。
        众人见流云师太流云飞袖神功,竟不能伤及熊倜一毫一发,都十分惊奇熊倜内功造诣的程度,已臻上乘。
        散花仙子夫妇,则不为这个场面感到出奇,他俩是试过熊倜本领的,只不解何以老尼要硬诬熊倜偷她的剑?
        老尼又逼问熊倜是否天阴教下,田敏敏和尚未明都觉得这是迹近侮辱的话,尚未明冷笑说:“苍穹道兄,让她把话说清楚点,她峨嵋派有什么镇山神剑,叫什么名子?无理取闹,还要栽诬熊大哥是天阴教人!这真是从何说起!话不说明白,今儿她这一番狂妄的举动,尚某是看不下去的!”
        散花仙子也忿忿道:“老秃婆倚老卖老,就算你有一口剑,人家就不许有同个式样的宝剑么?”
        流云师太因为熊倜背上的剑,确实是太相似,拿在手里也未必立刻分辨出来,而她天生燥烈的性子,是不能忍耐一刻的,所以才闹出这个场面。经众人劝解,又在二人讥讽斥责之下,才似感自己过于性急。
        流云师太忿怒道:“本派掌门残云尊者,新近自天阴教中夺来一口神剑,乃三十年前武林驰名的倚天剑!”
        她话还没说完,已足使熊倜惊喜万分了!这一来毒心神魔留给他的难题,总算有了着落,精神为之一振。
        尚未明听说过熊倜失去了倚天剑,心说:“原来是峨嵋派人又从天阴教偷去此剑,你还向人家索剑,只怕说明以后,你这贼赃也保不住呢!”
        流云师太又指着说:“这位朋友背上的剑,确实太相像了……”她正在自圆其说,众人多半不明原委。
        突然间苍劲笑声大作,自碧崖上方林中,闪飞出来两位五十左右的奇逸人来。左边黄衣黄冠的笑说:“本派神物,这可一齐有了着落了!原来流云秃婆同门人,也不过是鸡鸣狗盗之流!真该按律问罪呢!”
        左边阔袖襕衫的也笑说:“贯日剑怎会落在这姓熊的手中?而且倚天剑和他还有着什么关系,真是费解!”
        这两位乃是昆仑派铁剑先生门徒,塞外愚夫尧榷与师弟笑天叟方觉。铁剑先生当年与师弟铜剑书生,合用倚天贯日双剑,扫荡天阴教,手诛苍虚上人,而他自己也重伤在太行山下,铜剑书生远游江南,人剑俱不知下落。
        毒心神魔在那时也站在正派这一面,他去得较晚,太行山下天阴教巢穴中,尸横遍地,他却发现了这口倚天剑。名剑岂能无主,而当时武林,以昆仑派力量最为雄厚,经过太行一役,名手死伤累累,却极少出现了。
        尧榷和方觉当年幸免于难,隐居东昆仑,潜修本门内功,因闻天阴教再度兴起,才出现中原,无意中与飞鹤子相遇,遂敦请这两位昆仑仅存的硕果,前来共商大计。峨嵋流云师太师徒,也是武当派礼聘来的。
        五大正派之外的江湖豪杰有头有脸的,武当派无不派人送帖子邀来助威,但是各方豪杰,已大多数被天阴教人威逼利诱,收罗在教下,少数正派的人,只有埋头不出,洁身自爱,四年来武林形势为之大变。
        师门旧物,塞外愚夫俩怎不认识,倚天贯日双剑,正是他俩久想访寻收回之物。流云师太冲口说出倚天剑下落,竟因此武林正派间酿成了莫大的纠纷。
        昆仑这两位高手现身出来,流云师太是认识的,他们俩都已来玉真观三日,彼此各怀仰慕之心。
        塞外愚夫这时威仪棣棣,眼神一扫由山下新来的几位,昆仑双杰最惊讶的是常漫天夫妇重现江湖。
        二十年前点苍派的玉面神剑,确震慑了本派群英,也使各派为之侧目。新自山下来的六位中,他俩只认识常漫天夫妇二人,其余都很陌生。熊倜的姓名,是自老尼和他问答时才听出来的,对熊倜也素不相识。
        同样玉面神剑夫妇,也因这昆仑派两个过去的奇杰,出现在武当山中,而感到了非常惊异。
        四位本来相识的人,反而各各交换了四道诧异的目光,并未立即寒暄客套。
        流云老尼却为昆仑双杰一搭一挡那几句话,感到了异常的不安。她是明白倚天剑原来的主人翁是谁。
        流云老尼以峨嵋老辈子身分,刚才错认熊倜拿走峨嵋派人得自天阴教的宇内名剑,师出无名,反而熊倜竟是倚天剑的后来所有人,更不幸的塞外愚夫和笑天叟,才是倚天贯日双剑的真正主人翁呢。
        很显然的原物应归原主,虽不会便宜了熊倜,但是终必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纠纷,看来反而多此一举了。
        苍穹苍松,则以主人的身分,向双方逐一介绍说:“这位是点苍掌门玉面神剑常漫天,散花仙子田姑娘,名满江南飘然老人的高足熊倜,两河总瓢把子铁胆尚未明,南北双绝剑出尘剑客东方灵,东方姑娘兄妹……”二道士滔滔不绝,如数家珍。
        自然不多不少,却使流云师太受到些震惊。
        怪不得这四位少年,态度狂傲,倒也算是新近崛起武林名字响当当的人物呀!昆仑双杰,也微有所闻。
        塞外愚天不耐烦由苍穹道士代他们介绍,先自接口说:“在下昆仑尧榷,与愚师弟笑天叟方觉。”
        紧接着向熊倜背上贯日剑注视了几眼,叹息说:“熊小侠这口名剑,得自何人?”
        熊倜冷静的态度,明知这两位必与倚天贯日双剑,极有关连,却仍神色夷然,说明了受人赠剑的经过,更爽利的把毒心神魔数年前赐剑,苏州府无心失剑种种都说明了。总之他是和盘托出,直言无隐。,
        最后熊倜又补充了一句话:“尧老先生有何赐教?我确不知毒心神魔重视倚天剑重于生命的理由何在?”
        笑天叟头脸仰天,纵声大笑,声出丹田,响震林樾,使散花仙子和尚未明都觉得他笑得十分突兀。
        笑天叟这种奇异狂笑的姿势,是他一生怪癖之一。
        笑声方罢,他又以很沉重的语调说:“那么侯生老家伙的使命,我哥儿们可替你找回这口倚天剑,让你有话向他交待!熊小侠缘分不浅,竟作了本派先师遗物——倚天贯日双剑的一度主人!”
        这话里含义,自不用说,他二位要收回倚天剑,贯日剑呢,则语意还不十分明朗,但也足使熊倜为之色变了。
        流云老尼面对着这种尴尬局势,激怒了她,也似冲犯了峨嵋一派的尊严,她忍不住先挺身出来,冷笑一声道:“昆仑双杰!倚天剑出于何人铸造,辗转经过何人之手,这都是过去一段陈迹,只怪自己不肖,把东西丢掉,不能把合法的得主,应享的权利抹煞!改朝换帝,山河依旧,谁又能去追溯过去的产业呢!”
        她这一番话,拒绝了塞外愚夫等将要出口的要求,也很轻松的排斥了熊倜的念头,究竟占了多少理,是否强词夺理?只能属于各执一词,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吧!因为倚天剑终不是铁剑先生自己愿意放弃的东西。
        塞外愚夫以极冷酷的口吻,坚决的说:“流云大师竟能说出这种不近情理的话来,使尧榷不敢相信我的双耳,武林各派名宿,只怕无人不为你齿冷!况且你峨嵋派并非正当手段获得此剑,傥来之物,算得了数么?尧某夙承先师遗命,终必亲上峨嵋断云崖评一评理!”
        流云师太红涨了半边脸,叫起来道:“来吧!我峨嵋同门随时恭候大驾,倚天剑就永挂在光明洞石壁之上,等候你昆仑双杰前来收取!”
        三人已剑拔弩张,继舌剑唇枪之后,当然是免不了一场恶斗。但知趣的主人,苍穹苍松双道,惟恐因此把聘请来的群英,搅得稀乱,完成不了对付天阴教的计划,慌忙分向双方劝解。
        苍穹道士说:“倚天剑的事,由贵两派另行解决!目前天阴教横行不法,难得各方名宿高手,一齐降临荒山,家师定于明日午时,与各位会谈此事。万望暂忍小忿,共御强敌,为武林大局着想,贫道不能事先消除误会,确实抱歉已极!”
        熊倜坚决的神态,迈前一步,抱拳当胸说:“昆仑双杰!倚天剑失自在下手中,熊倜也要算上一份,待把名剑交还毒心神魔之后,在下方能心安。名剑谁属,小子不敢过问,并且也无心久占!”
        塞外愚夫炯炯出神的目光,扫视着他笑说:“台端倒很有些抱负和自信!双剑关系着武林盛衰,小侠可知道双剑作用所在么?”
        熊倜被人冷冷的问住,自然他答不上话来。
        笑天叟又仰天哈哈大笑说:“侯生老魔,与你什么关系?最好你去请示一下毒心神魔,看他拿什么话吩咐你!”
        熊倜不肯忘本,遂抗声说:“熊倜幼时,得星月双剑陆飞白戴梦尧两位秘授天雷行功苍穹十三式,经毒心恩师加以深造,复在泰山受业飘然老人门下三载。”他又斩钉截铁的说:“倚天剑我熊倜必亲手收回!以谢侯恩师。”
        塞外愚夫和笑天叟被这少年慷慨陈词,突然互相交换了一下神秘的眼光,同时呵呵大笑说:“原来是他的安排!熊小侠缘分不浅!”
        塞外愚夫又正色道:“熊小侠,你可知你陆叔叔戴叔叔的师承是什么人?”这自然又是熊倜无法回答的话。
        昆仑双杰的问话,使熊倜有些怀疑,难道昆仑双杰,和自己的戴叔叔们还有什么关系?但是塞外愚夫二人对熊倜的态度,显然和初见面时大为不同,由视如路人转变成十分亲切之色。
        笑天叟说:“熊小侠,你再向侯老魔问一下,这柄贯日剑,暂时寄存在你身上,千万小心,不可使它再为宵小所乘!峨嵋一行,势所不免,你也不妨去会会异派的名宿高手!至于……”
        他没说下去,笑笑道:“以后再谈吧!”
        昆仑双杰不向熊倜索回贯日剑,使在场的人,感到他俩必与熊倜有什么特殊的关系,但何以还要熊倜去峨嵋呢?就是熊倜本人,也茫然不解。
        熊倜怔怔的说:“在下还要立即寻访一位朋友,峨嵋之行,早晚还不能定准日期,最好各行其事,尚请原谅!”
        笑天叟和塞外愚夫相视一笑,没有再说什么。
        流云老尼把两个徒弟一招手,竟自飞步下山,她已忍了一肚子恶气,以离开这个使她难堪的场合为妙。
        但苍穹苍松两位道士,却笑容可掬,赶过去拦住了她,无论如何,请她明天开完了会再走。
        流云老尼虽然性情爆烈,但眼前点苍双侠昆仑双杰,无一不是硬对头,对方人多势众,不能吃眼前亏,回到峨嵋以后,有诸同门共起御侮,不怕熊倜和昆仑双杰不吃上个大亏。所以她没有立时再发作出来。
        经过苍穹苍松两位道士,苦口劝解,总算把这位嵋峨怪杰勉强留下。众人在彼此极不融洽的气氛中,重又向玉真下院走去。
        昆仑双杰,则和熊倜述叙起来,细问他学艺的经过,出身来历等等。熊倜对于自身来历依然懵懂无知,只晓得还有个妹妹,不知下落。而仇家宝马神鞭萨天骥的名子,数年来,深深印嵌在他的脑海里。
        点苍双侠散花仙子夫妇,也和塞外愚夫等互相交谈,因之使流云老尼自觉形势非常孤立,幸亏出尘剑客兄妹,和她是熟识的,谈及天阴教目前猖獗的形势,崆峒派人,已有归于天阴教旗帜下的趋势。
        众人谈虎色变,对于天阴教,大家是同仇敌忾,一致深恶痛绝的。
        玉真下院,在一片松杉林中,境界幽雅,碧崖环抱,修篁蔽日,而观宇却不很大,只有五间三清殿,两面都是幽雅出尘的静院。
        各方高手,先后云集,正殿已打扫得非常洁净,布置了一个各正派聚会的场所,而各方高手,分住在两侧静院内,苍穹苍松引这几位少年英雄,自月洞门进入左侧道院。两排很整洁的丹房,花木扶疏。
        另有照应的小道士,伺候茶水素斋。
        熊倜等被迎入极洁的丹房,他们六位分住了三大间房子,同在一排,中间是个鹤轩敞厅,众人暂集厅上款茶。
        流云师太则携了二徒,闷闷回到右侧院中。
        谷小静厮缠着东方瑛,她又悄悄溜来,其目的不待说是想和出尘剑客多亲近些,看看东方灵究竟有情还是无情?
        敞厅上昆仑双杰,熊倜尚未明,散花仙子夫妇六人加上东方灵,由苍穹道士陪坐闲谈,但谈的还是离不了天阴教的问题。
        东方瑛则与谷小静在丹房中密语,同是小姑无郎,无疑的要品评一下熊倜和尚未明的人品武技。
        熊倜心里的重担,减轻了一半,倚天剑不至于茫无头绪了,但是芸妹妹呢?伊人如有什么闪失,更是使熊倜心碎,何况她极有被天阴教人诱骗的可能!这使熊倜心里,沉重得像坠着一大块东西。
        熊倜仍和昆仑双杰等笑语,他不能缺了礼数。
        突然自月洞门涌进来三位气概不凡的人,其中一位年不满三十的汉子,巨吼如雷,远远就向熊倜喝道:“熊倜!天山三龙,与你有缘相会!今儿我钟天仇再来会会你!”

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苍穹神剑

      上一篇:第二十二回 滑稽突兀,怪叟传语;剑起丸飞,娇娃怯敌
      下一篇:第二十四回 丸落风雨,掌起阴煞;仇迹乍明,战讯初传

      ? 本港台搅珠现场直播-本港台开奖-本港台开奖报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