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oklkn"></tr>
    1. 第八章 江田村
       
      作者:鲈鱼脍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19 20:43:31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  赵子安双手撑住树干,身子猛地往后一撤,巨大的痛楚使他忍不住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,两串血滴飞起两条猩红的弧线,落入松树下的青草丛中。
        赵子安摸索着,缓缓朝着那个道士跪下,任凭两行鲜血从脸庞上流下,这种毅力真是令人难以想象,他慢慢垂下头,每一点动作都忍受着剧痛,终于口中慢慢吐出几个字:“多谢师父成全!”
        我后来才知道,虽然这个老道无法救回田马兰,也无法成全田马兰和赵子安,但也可阻止赵子安自残双目,全是因为老道的一己之私。不由得想起倪匡的那部《慧剑情丝》,通天禅师也完全可以不让袁中笙出家,但为了自己得到一个称心如意的衣钵传人,硬是活生生地拆散了袁中笙和费绛珠。这个老道的行径确与通天禅师一般无二。我并不知道这个老道的道号是啥,不妨就叫他通天老道吧。
        通天老道出身峨眉山,峨眉山就是蜀山,我原来猜想他一定看过还珠楼主的《蜀山剑侠传》,但后来我发现,远在还珠楼主没写出蜀山的时候,蜀山的名号就早已经存在了,还珠楼主也绝不是凭空杜撰,他一定知道或者见过什么了,才写出蜀山剑侠故事。但据我所知,蜀山却是以邪术居多,还珠楼主有给其洗白嫌疑。只知峨眉山,却不知什么洞府,后来听赵瞎子说,他们也传了不少代,门下也有许多弟子,每人都有一些神通或者我称之为玄虚,因为很多并不曾亲眼所见,但一个九鬼还魂阵就足以使人震惊了!赵瞎子的绝技却还不是这个,对他来说,可能是小把戏。
        很多天之后,赵子安瞎眼的伤养好了,大号也变成了赵瞎子。通天道人结草庐于辽塔之下,在赵瞎子养伤期间,就传了很多口诀给他,至于是什么,无从得知,我也不敢杜撰。赵瞎子伤好之后,每逢雷雨大风天气,通天老道就牵引着赵瞎子到高阜之地,手持细长铁棍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是学习富兰克林的风筝实验在捕捉雷电呢。神奇的是,电闪雷鸣越强烈,他俩就越兴奋莫名,却从来没有没雷劈!
        赵瞎子的寡母得知唯一的儿子瞎了,不久自缢而亡,赵瞎子再无牵挂,远走红尘。但他们师徒俩的怪异行为终于吸引得附近一带村民议论纷纷,在一个风雨之夜,俩人离开了江田村,不知所踪。
       
      ×      ×      ×
       
        桑塔纳嚣张地打着大灯,开在深夜的乡村马路就是畅快,连野猫野狗都碰不到。老许纳闷地问我:“你咋把他放走了?”
        “不放走,你管饭呀?”我有意逗逗老许。
        “应该揍他一顿再放了,把我吓够呛。”逃出生天他又厉害起来了,刚才倒是没表现出勇气。
        “他是高尔山塔的和尚不?”秦队歪头问我。
        “高尔山塔有没有和尚我都不知道,你们也不知道?”入乡问俗,这可倒好,本地人居然问起我这外乡人了。
        高尔山辽塔有没有和尚我真不知道,正常是有庙必有塔,但有塔可未必就有庙。不过,我敢断定,田既望一定是从高尔山辽塔下来的,他必是看见了火光才来的,由此可以断定,他就是我跟我老舅上辽塔时,我老舅去找的那个和尚,他们一定有什么事情!赵瞎子不惜遭天谴摆下九鬼还魂阵救活了田既望,我老舅又从赵瞎子那里学会了化瘀,都和赵瞎子有关,那么他俩之间不会不认识,没有一点关系吧?田既望来到我老舅故居,很可能是来接头的,他不认识我,也未必认识老秦和老许,所以未必是来和我接头,那么是和老秦?我老舅已经不在了,他们至少等了一年之久了,看来事情不是很简单啊!我既不想详细说破我的身份,又不能详细询问田既望,只好放他走了。
        由于田既望的乱入,打乱了我的思路,我也无法仔细梳理了,只能跟着秦队和老许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        “老许你明天去高尔山上看看,不行的话联系一下高尔山派出所。”秦队吩咐完,老许“嗯呐”一声,“明天我陪赵老弟去鬼子坑。”秦队向我望了一眼,像是征求我的意见,实际是看我的反应。
        “无所谓,去哪儿都行,但我就请三天假,今天不算,大大后天我得回去。”我先让他们心理有个准备,这三天有什么事需要用到我就抓紧办。我想得很好,但后来不但三天之后没有回来,还差点一辈子都回不来,确实是我没有想到的。“你那天电话里说让我们去调查守陵人,哪有守陵人?”看来老许是如实向秦队汇报了,秦队终于可以当面问我了。
        江大林子、郭二虎、梅老根子、钟老四、蔡柱子……当年八鬼的名字都在我心中掠过,先后都不在了,也许命该如此,也许该埋怨家大人吧,不知道真相的东西,不要什么都参与,重在参与的后果是好奇害死猫。临时不干的是谁了?他怎么就会突然不干了?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,难道也有什么玄机?我怎么从来没想过。
        秦队看我发愣,触动了我一下,看我醒过神来,又问了我一遍刚才的问题。
        “江田村的人就是守陵人啊!”秦队的表情告诉我,这个回答的结论是他没想到的。我也没想瞒他,继续告诉他:“百家姓,从姓江的开始,江童颜郭、梅盛林刁、钟徐邱骆、高夏蔡田,这十六姓就是守在这里的,世代守陵。”
        就在这时,突然一个闪电划过车头,一个炸雷突然在车顶炸响,谁也没注意什么时候变天了,暴雨突然而至,老许急忙减慢车速,不料两个大灯闪了一下,竟然灭了,车子也随即停下了,桑塔纳熄火了。天地之间刹那被黑暗和暴雨填满。
        老许回头看了我俩一眼,一脸惊慌。“碰巧了!”秦队假装轻松,又想起了他的口头语。“碰你妈的巧!”我心里暗骂,“老子要挂在这里了!”
        老许又启动了一下车子,车子刚“轰”了一下又熄灭了。就在这时,桑塔纳前方,远远地有两道昏黄的亮光透过雨幕,射了过来,看样子是来了一辆车,鬼都遇不到一个的马路上,居然在暴雨中驶来一辆车,真巧啊!
        “快看车前面!”看着对面的车越来越近,老许惊叫地喊了一声。借着昏黄灯光,终于看清了对面那辆车的前方绑着两条黑带子,雨夜灵车!

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茶本诡话

      上一篇:第七章 田既望
      下一篇:第九章 九缸十八锅

      微信公众号
      ? 本港台搅珠现场直播-本港台开奖-本港台开奖报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