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oklkn"></tr>
    1. 第九章 九缸十八锅
       
      作者:鲈鱼脍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21 17:00:38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  雨夜灵车越来越近,我们三人的恐惧可想而知,人急失智,连打开车门逃生都没有想到,只绝望地呆在车里,安静地等着撞过来。
        那辆车行到我们车前,停住了,随后车灯也熄灭了,像我们的车一样,趴伏在暴雨中一动不动。没有一丝光亮,也没有一丝声响,更没有人下车。敌不动,我不动,我们倒不是贯彻这个方针,而是吓得不敢动。老许轻声说:“我要尿尿!”我和秦队分别扭转头,看看窗外,再对视一眼,秦队说:“要死啊,再憋一会儿。”老许接口说:“嘎——不用了,尿完了。”纹丝没动就尿完了,看来实在是控制不住了。
        我记得有句话叫:狭路相逢勇者胜,我们这边已经吓尿了一个,看来不是勇者的一方。在这样沉默的对峙之下,我不知不觉睡着了!只有睡觉,才能克服恐惧,天大地大,有鬼也不怕。
        我被敲车窗声音惊醒,发现天已经亮了,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。我顺着声音望去,一张略有沧桑和憔悴的脸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两个眼袋大概因为熬夜,下垂得很厉害,好像要挂不住了。我看了一眼秦队和老许,他俩还在睡着。
        我打开车门,一股混着青草气味的空气直扑进来,瞬间神清气爽。“昨晚迷路了,雨太大看不清你们车里有人没人,就停你们头里了,知道鬼子坑咋走不?”大眼袋连解释带询问。
        我一激灵,想起他是开着雨夜灵车的,急忙钻出车厢,第一眼就望向他的车。我暗叫了一声,昨夜看错了,原来车前面不是两条黑带子,而是自己改装的两根防撞钢梁,漆成了黑色,真是不嫌晦气。
        “不知道,我也是外地的,也迷路才停这儿了。你再到前边问问吧?”我确实是外地的,也不是成心说假话,不过,他问的这个地方可太令人惊异了,正是我们马上要去的地方。
        大眼袋启动他的车,把秦队惊醒了,他也下了车,站在我旁边。大眼袋的灵车绕开我们的车,开走了。秦队望着车尾,说:“挂着川字牌,远道的呢。是要去哪儿?”我因为不会开车,对车牌从不注意,听说是川字牌,就一下子想到了四川峨眉山。蜀山也来人了?不会也是碰巧吧。我说:“他去萨尔浒。”秦队一愣,“去萨尔浒?那跟着我们走就行了,怎么走反了?”“迷路了呗。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去叫醒老许,我倒是很佩服老许,尿了一裤子,居然也能睡得那么香。老许醒了,看见雨夜灵车不在了,自己又没有一点外伤内伤,身体健康,感到非常高兴。正想问问啥情况,就听秦队不耐烦地说:“看看你车咋的了?”
        经过老许车前车后车里车外一通大检查,最终发现是没油了。幸好手机还有电,秦队赶紧呼叫救援。
        等我们发动了汽车,吃完了早餐,折腾了这么大工夫,再上路赶奔鬼子坑都快中午了。我心里很急,又不能说,一直在想,那个川字车牌的大眼袋去鬼子坑干啥?如果不是他,我根本不想到鬼子坑去,我到那里干啥呢,我还不如去看看尤俊达,最关键是那个木鸡。秦队却告诉我,看不见了,尤俊达的尸体还在施家沟殡仪馆冻着呢,木鸡是凶器,早就上交公安局了,怎么还能存在小小派出所呢!我一想也对,不妨陪他们去鬼子坑。但我心里却在盘算,怎么能把木鸡拿回来呢?一个木头刻的鸡,放在地下棺材里八十年,不仅没烂掉糟透,还能敲碎一个人的脑袋,难道不是宝吗?
        车停在山脚下,剩下的路程就靠两只脚了。但当累得七荤八素,到了他俩说的鬼子坑时,我却明显感觉不对了!此地是龙盘虎踞之势,前面一片平畴,视野开阔,后枕高山,左右两道山梁,是青龙白虎环绕,明显聚气拢水,怎么看也不是大凶之地。虽然表面上是有一个被挖开的孤坟,乱放这几根枯骨,但绝不会是田马兰的坟。我觉得非常奇怪,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,还是故意把我往错处引?
        秦队指着一处给我看,说那里就是发现老舅化瘀笔的地方。我坐在坟边没动,问他:“你知道田马兰是怎么死的不?”秦正山看我没问化瘀笔,反倒问起田马兰了,只好说:“知道,听说是被小日本鬼子打死的。”我说:“你知道小日本鬼子为啥打她不?”秦队一怔,他好像没觉得这也会是一个问题,“小鬼子谁不打啊?尤其是花姑娘。”我笑了笑说:“才不是那么简单!因为田马兰骗了小鬼子!”
        看着秦队和老许直勾勾的眼睛,我又补充了一句:“真的,我姥姥讲的。小日本鬼子占领抚顺,除了占领煤矿和钢厂,同时派出不少浪人,在各处烧杀抢掠。当年努尔哈赤与明军在萨尔浒展开大战,那是一场改变女真族命运的战役。据说努尔哈赤取胜之后,把战利品明军金银装满了九缸十八锅,九缸金子,每缸上下各衬以一锅银子,分埋在萨尔浒山中。小日本鬼子听说后,抓了很多当地人寻找,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些金银藏在了哪里,只是一个流传已久的传说故事而已,上哪里去把传说变成现实,因此被害的人很多。后来田马兰传话给小日本鬼子,说她知道藏在何处。小鬼子如获至宝,对田马兰言听计从,田马兰恐怕是当时唯一一个身在虎穴没被糟蹋的花姑娘。实际只有田马兰自己心里最清楚,她是自恨不能与赵子安结合,早已抱了必死之念,她哪里知道九缸十八锅。她领着一队鬼子翻山越岭地寻找九缸十八锅,最后来到了鬼子坑。”
        “就是这里?”秦队和老许不由自主地打量了一下四周。
        “那时还不叫鬼子坑,还叫砬子坡,但绝不是这里。”我瞅着他俩说,看看他俩还能变出啥戏法。

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茶本诡话

      上一篇:第八章 江田村
      下一篇:最后一页

      ? 本港台搅珠现场直播-本港台开奖-本港台开奖报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