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oklkn"></tr>
    1. 第三章 卢香主的袖里乾坤
       
      作者:于东楼  来源:本站首发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30 12:26:34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  夜色渐浓,半轮明月高挂天空。
        林强一出阎府,便先吐了口气。然后领口一松,大摇大摆的阔步前行,再也没有先前那股拘谨的味道。
        阎正保也如脱缰马般的紧随在后,边走还边嚷道:“喂,你还没有告诉我,小艳红那件事究竟是不是真的?”
        林强不答,只顾大步的往前走,刚刚转出横街,忽然刹住脚步,将阎正保拽到墙边,道:“你看见那个家伙了没有?”说着,还把下巴朝对面伸了伸。
        月光淡照下,只见有个人正倚在对街的墙根下,腰间还横着一把刀,两只手腕懒洋洋的搭在刀鞘上。
        阎正保只瞄了一眼,便道:“我看八成是六扇门里的人。”
        林强道:“不错,这群家伙们已跟了我一整天,我实在懒得和他们噜嗦,你帮个忙替我挡一挡如何?”
        阎正保沉吟着道: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嘛……”林强即刻道:“那件事当然是真的,我怎么会拿她跟你开玩笑。”
        阎正保神情一振道:“她还有没有说别的了?”林强摇头道:“没有,但她的模样好像很可怜,讲起话来眼泪汪汪的,连我这个不懂怜香惜玉的人鼻子都有点酸……”
        阎正保不等他把话说完,便将胸脯一拍,道:“好吧,这件事交给我了,只要我的手往他肩膀上一搭,你马上走人,我自有办法对付他。”
        说话间,那人已趾高气扬的走过来,远远便道:“怎么,两位要出门儿?”
        林强马上道:“正保,你的朋友来找你了,你们聊聊,我告辞了。”说着就想开溜。
        那人即刻张臂一拦,道:“林老弟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我站在这儿等了你一个多时辰,你怎么一露面就想撒丫子?”
        林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:“原来你是找我的!但不知有何贵干?”
        那人道:“我们老总有急事想见你一面,劳驾你辛苦一趟吧。”
        林强眼睛一转,道:“你大概是一早出来还没有回去过吧?”
        那人道:“是又怎么样?”
        林强道:“我已经跟你们秦总约好,晚上在城南郝老大的场子里见,难道他们没有告诉你?”
        那人道:“也好,那我就陪你到城南走一趟。”阎正保这时突然笑呵呵地走上来,抬手在那人肩膀上一搭,道:“郝老大那里我们是一定要去的,不过现在我们还有件事急着要去办,不敢有劳你陪我们跑东跑西,我看你还是请便吧。”说着,一块沉甸甸的银子已塞在那人手里。
        那人好像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呆了,愣愣的盯着那块银子瞧了半晌,等他再抬起头时,不仅林强早已不见,连阎正保的身影也已去远。他不禁狠狠地把脚一跺,恨恨道:“他妈的,这算什么!”
        但骂归骂,那块银子还是飞快的揣进自己的荷包里。
        林强急奔一阵,已渐接近灯火通明、人来人往的闹市。他稍许迟疑了一下,立刻转进了左首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岔路。
        那条岔路虽然又窄又难走,而且还有很多邪里邪气的传说,但却比从大道上走要近得多,只要穿过一片坟地,再绕过一片稀林,便可插进通往城根的平坦大路,那里跟他的目的地固然尚有一段距离,但至少可以不必担心有人会在那条僻静的路上等着他。
        林强壮着胆子,踏着月色,足足走了一炷香之久,才算穿出了那鬼地方。谁知刚刚松了口气,却又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。原来这时林边正有一堆人围火而坐,似乎在作法事,但那些人既非和尚,也非道士,竟是一群鹑衣百结的叫花子。
        其中只有一人例外,那人虽只是个肥肥胖胖的背影,但从后面看去已然气派十足,活像哪家钱庄的大老板。直到林强走近,才发觉那人肩上竟也补着两块补丁,只是颜色相近,手工又精巧,在月光下让人难以发现罢了。
        其实林强早已认出他是丐帮中极具实力的“铁拐”卢修,也正是阎二先生口中的那位卢香主。
        这时卢修正用他的铁拐拨弄着火中的花子鸡,其他人也都神情专注地望着那堆火,好像根本就没有人发觉林强已到近前。
        林强摸了摸空空的肚皮,忽然打着哈哈道:“各位雅兴不浅,竟然跑到这种地方来打牙祭。”
        卢修依然拨弄着他的花子鸡,其他人也依然呆呆地望着那堆火,理也没人理他。过了很久,卢修才抬起铁拐,朝对面一指道:“坐!”
        林强马上挤进了人堆,在两块平摆着的砖头上坐下来,这个位子就像早已替他准备好的一样。
        卢修仍旧不言不语,其他人也都默不作声。
        林强只有干咳两声,寒暄道:“卢香主最近得意吧?”卢修先叹了口气,然后才点了点头。林强又搭讪着道:“贵帮的林长老好吧,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老人家了。”
        所有的那些花子一听,身子都挺了起来。
        卢修也抬起头,眼睛一翻一翻的瞪着他,道:“你认得我们林长老?”
        林强点头道:“当然认得,而且我跟你们林长老还是本家呢!”
        卢修嘴巴一撇,道:“我跟‘太和堂’的卢老板也是本家,我经常到他店里去抓药,他连一文钱都不肯少算我的,本家有什么用!”
        旁边立刻有个人吃吃笑道:“是啊,东城‘六华斋’的老板娘跟我也是本家,可是她每次赏我钱的时候,总是把钱扔在地上,连放在我手里都不肯。”
        一旁又有个人抢着道:“那你们都比我强多了,我跟知府杨大人也是本家,但直到今天,我连他长得什么模样都不知道,你说可不可怜?”
        众人一边说着,一边瞟着林强,似乎每个人都在等着他的反应。林强一点反应都没有,直等到没有人再接下去时,他才隔火望着卢修,笑眯眯道:“卢香主坐在这里,该不是专门为了等我吧?”
        卢修道:“不等你,我跑来这里干什么,要吃花子鸡,我不会在自己的家里做。”
        林强继续道:“香主在这里等我,总不会只想试试我的涵养吧?”
        卢修听得哈哈一笑,道:“你既然这么说,咱们就只好言归正传了……”说着,将脸孔往前凑了凑,轻声道:“这次二先生许了你多少?”林强也轻轻道:“我一定要说么?”
        卢修道:“如果你想借重我们丐帮的力量,最好是实话实说,这样彼此也好合作。”
        林强摸着左颊上的刀疤想了想,道:“一百两,不算少吧!”
        卢修立刻将脸孔缩了回去,神色也显得冷多了。旁边那些人有的摇头,有的叹息,好像对这个数目都不太满意。
        过了好一会儿,卢修才冷冷道:“林老弟,你太不了解阎二先生的习性了。”
        林强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        卢修道:“阎二先生最喜欢的是二姨太太,最信任的是二儿子,最宠爱的是二女儿,而且养鸟成对,养鱼成双,连早上吃鸡蛋一次都要吃两个,他怎么可能只许你一百两银子?”林强听得傻住了。过了很久,才叹了口气道:“香主高明,二先生答应我的,的确是二百两。”
        卢修的神色这才和缓下来,微微点着头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老实告诉你,当初他也曾许过我这个数目,只可惜最后却被他赖掉了。”
        林强又是一愣,道:“阎二先生应该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才对。”卢修一叹道:“看来你对二先生的个性也毫不了解,你知道在他年轻的时候,大家都怎样称呼他么?”
        林强摇头。
        卢修道:“那时江湖上都称他‘翻云覆雨’阎二,他为人行事之反复无常已可想而知。但也正因为他的个性难以捉摸,才能将他家那套难以捉摸的刀法发挥得淋漓尽致,而得享武林第一刀的盛名。”
        林强恍然道:“难怪同样的一套‘长天七绝刀’,在他手中的威力远超过京里的阎大先生,原来与使刀人的性格还有关系。”
        卢修点点头,继续道:“当然,如今他名成业就,处世的手段也比以前收敛多了,但有时一不小心,还是难免会露出尾巴来的。”
        林强一怔道:“尾巴?”
        卢修道:“是啊,狐狸总是有尾巴的,像二先生那种老狐狸,怎么可能没有尾巴?”说完,竟缩着脖子吃吃地笑起来,一旁那群叫花子也不约而同的发出了各式各样的奇怪的笑声。
        林强也只好跟着干笑两声,同时目光若有意若无意的朝卢修盘坐的腿部扫了一下。因为铁拐卢修在江湖上也是出了名的胖猴子,猴子的尾巴虽然比狐狸短得多,但多少也应该有一点。
        卢修居然还将身子挪了挪,才道:“现在好了,我取刀,你拿钱,根本就不告诉他那女贼在什么地方,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!”
        林强诧异道:“听香主的口气,莫非二先生已跟那女贼照过面?”
        卢修道:“就是因为他们照了面,才把事情搞得一团糟。那女贼刀法虽然不错,但凭我和几名弟子之力,纵然不能将她拿下,至少也可以把那口秋水长天夺过来,可是二先生却在我们即将得手之际,硬叫我们弟兄退下来,结果……嘿嘿!”
        林强忙道:“结果怎么样?”卢修道:“结果弄了个蛋打鸡又飞,人刀两不得,而且还让她连伤数人,轻松逃逸而去,你说可笑不可笑?”林强道:“那女贼不是已经负伤了么?”卢修道:“那算什么伤!又能杀人,又能跑路,而且还跑的快得不得了,让人追都追不上。”
        林强又扫了他颇负盛名的双腿一眼,道:“连香主都追她不上?”

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侠者

      上一篇:第二章 秋水长天
      下一篇:最后一页

      ? 本港台搅珠现场直播-本港台开奖-本港台开奖报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