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oklkn"></tr>
    1. 第四章 惊艳
       
      作者:于东楼  来源:本站首发  更新时间:2019-05-03 18:57:47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  起更时分,张家的正房里还亮着灯,张老爹进进出出的已往跨院里跑了几趟,依然不肯吹灯就寝,而且精神似乎还好得很。
        那跨院并不大,除了堆放着一些农具之外,就只有一座谷仓和一间茅房,看上去一目了然。
        卢修从门缝中打量了一下情势,道:“那女贼确实在里面么?”
        方才引路的那名弟子道:“错不了,方才我们还从周家大院里看到她伸手出来取蛋,动作快得不得了,而且手上还有血迹,不是她是谁?”
        卢修又朝门缝中瞧了一眼,脑袋一摆道:“动手!小心点,千万别让她先冲出来。”
        那名弟子不待他把话说完,便已跃过了墙头。随后早已埋伏在对街墙荫下的五名灰衣弟子也相继腾身而起,足尖只在街心一点,身已窜过土墙,尤其最后一人仿佛成心在林强面前卖弄身手,凌空还翻了两个筋斗,姿势美妙之极。
        那几人衣服虽然也是补了又补,但色泽却与卢修的穿着相同,而且手上又都带着兵刃,让人一眼即知是他堂中的得力兄弟。是以卢修不免面含得色的朝林强笑了一笑,道:“你就在外边替我把风好了,万一那女贼跑出来,可不能硬拦,她的刀法很厉害,你对付不了。”
        林强一边点头,一边翻着眼睛道:“怎么现在就动手,难道不要等后面那几位师兄了么?”
        卢修冷笑一声,道:“那几个只能捉捉虫,等他们何用。”说着肥胖的身形已然弹起,无声无息地落入院中。
        林强又开始抚摩着他颊上的那道刀疤,过了一会儿,只见他腰身一拧,人已平平的过了墙头,脚一着地,即刻沿墙窜至谷仓门旁,动作既轻快,又优雅,看上去犹如鬼魅一般,幸亏卢修无暇回顾,否则准得吓他一跳。
        卢修此刻正背门而立,双腿微分的堵在两座一人多高的米囤中间,米囤后面铺陈着许多稻草,稻草中一个身着紫衣的女人身影隐约可见。
        那六名弟子个个兵刃出鞘,将所有可能的退路均已封住,只待卢修一声令下,马上出手捉人。
        卢修却一点也不匆忙,轻颤着双腿得意了半晌,才轻声唤道:“姑娘,天亮了,该起床了。”
        稻草中的那个女人动也不动。
        卢修又耐着性子呼唤了几声,依然不见回音,甚至连一丝反应都没有,他这才发觉事情不对,急忙一个箭步窜了过去,铁拐一挑,竟将一件紫地黄花的小袄直挑落在仓门外的一片月色中。
        紧跟着一条花裤也被甩在米囤的边缘上,从裤腰至裤管已裂开了一尺多长,而且整条裤管都已沾满了血迹。只听卢修大喝一声,道:“给我搜!她一定还藏在这里边。”
        一时但见稻草纷飞,米囤四裂,囤中雪白的米洒了一地,最后连屋梁上都已仔细搜过,依然找不到那女贼的踪影。
        突然有名弟子大声叫道:“香主请看,这里有块墙板活动了,那女贼极可能是从这里逃走的。”
        卢修即刻冲上前去,在洞口四周查看了许久,忽然冷笑一声,道:“不错,那女贼走的正是这条路,追!”说着,头已伸进了洞中。
        那洞口很窄,但卢修只将肥胖的身子扭动了几下,便已蹿了出去。
        随行那六名弟子也个个收起兵刃,鱼贯而出,转瞬间脚步声便已去远。
        林强这才上前拾起了那件小袄,走进仓房又抬手将那条染满鲜血的破裤取下,摊在米堆上观看了一阵,不由暗自赞叹道:“这女贼不简单,阎二先生显然已把她的裤带削断,她提着裤子居然还能连伤数人从容逃逸,更何况还带着如此重伤,看来真是个厉害角色。”
        思忖间,他已将衣裤折起,勉强塞进怀中,决心想带到二先生面前去献献宝,说不定可以逗他把赏银再提高一点。谁知就在这时,猛然发觉颈子一凉,好像有些黏黏的东西滴在了自己的发根上。
        林强顿觉全身汗毛均已竖起,不暇细想便已翻滚而出,只听“哗”的一响,显然有个人已落在米堆上。同时他也已退无可退,结结实实地撞在谷仓的壁板上。待他慌忙抬眼一看,才发现落在米堆上的是个女人,一个年轻的女人。
        那女人这时也正在双目圆睁的瞪着他,手上一把钢刀的刀头已砍进米中,也正是林强刚刚停留过的地方。林强不禁捏了把冷汗,急忙闪到米囤后面,生怕那女人追砍过来。
        那女人果然一跃而起,一副举刀欲砍的模样,但身子摇晃了一阵,重又跌坐在米堆上,显然已经力不从心,无法再战。
        林强这才松了口气,这才敢从米囤后面走出来,仔细去打量那个女人。
        此刻那女人的脸孔刚好展露在月光下,只见她的脸孔果然十分白皙,虽然白得有些过分,但仍不掩她俏丽过人的容貌。
        林强忍不住叹了口气,道:“柳金刀,果然是你。”那女人似乎吓了一跳,急忙缩到月光照不到的地方,脸色立刻显得阴沉了许多,而且两眼眨也不眨地瞪着林强,目光中充满了敌意,只看她的表情,即可断定她准是柳金刀无疑。
        林强抬头朝上看了看,道:“你身负如此重伤,居然还能避到屋顶上去,我真服了你。”
        柳金刀这时才开口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        林强急忙含笑摆手道:“你不要紧张,我只是来拿刀的,只要你把那把刀交给我,我回头就走,你跟阎二先生的恩恩怨怨,通通与我无关。”说着还朝她手上的那口刀比了比。那口刀当然是“秋水长天”,林强过去虽然没有见识过,但也不难看出那就是他那二百两白花花的银子。
        柳金刀听后好像十分气愤,又猛地站了起来,但似乎已站立不稳,接连倒退几步,才靠在了米囤上。囤中的米不断地往外流,柳金刀的身子也不断地往下滑,几经挣扎,最后才算勉强地坐在囤脚下,神态十分狼狈。
        林强瞧得连连摇头道:“为了一口有名无实的破刀,值得么?依我看你还是索性把刀还给他,赶快找个大夫治伤要紧,再拖下去,说不定会糊里糊涂的把小命送掉。”
        柳金刀又挣扎着往上坐了坐,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是不是阎二先生的徒弟?”
        林强继续摇头道:“我既不是他的徒弟,也不是他镖局里的伙计,实不相瞒,我向你索取这口刀,只不过是想向他换取二百两银子罢了。”柳金刀颇感意外道:“什么!你只想拿刀去换取银子,并不是来捉我的?”林强双手一摊,道:“你看我手无寸铁,像来捉人的么?”
        柳金刀道:“可是如果我把刀给你,我就手无寸铁了。”林强叹道:“就算你有宝刀在手,又能支撑到几时!我苦苦相劝,固然是想顺利的得到那二百两银子,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你能早一点去治伤,如果再拖下去,就算侥幸保住性命,你这条腿只怕也要落个残废,像你这么标致的人,若是变成一个跛脚,老实说,连我都有点替你可惜。”
        柳金刀沉默,同时粉首也缓缓地垂了下去。
        林强赶忙接着道:“柳金刀,你怎么还想不开,再拖下去,你这条腿真的要完了。”
        柳金刀猛然抬首道:“你很需要这二百两银子,是不是?”林强拼命地点头道:“需要,需要得不得了,就像你需要你那条腿一样。”
        柳金刀道:“好,我成全你,不过你得替我带句话给阎二先生。”林强迫不及待道:“可以,你叫我带什么话给他,你说!”柳金刀道:“你替我告诉他,刀,我可以还给他,但另外那批东西他想都不要想,除非他把大牢里那个姓盛的给我救出来,否则他这辈子就再也不要想见到那批东西了。”
        林强似乎除了那口刀之外,对其他任何事情都已不感兴趣,听罢连忙点头道:“好,这些话我一定替你如数带到,你放心好了。”
        柳金刀二话不说,连刀带鞘立刻抛到林强的面前,由于用力过猛,她的身子又开始往下滑,重又滑到了月光下。林强这才发现她俏丽的脸孔上已充满了悲戚之色,而且眼中也正在闪动着泪光。
        但他知道此刻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,急忙将刀还入鞘中,然后匆匆朝柳金刀一抱拳,道:“多谢赐刀,你多保重,在下告辞了。”说完,紧紧张张的冲出了仓门,好像生怕她突然反悔,又把那口价值二百两银子的“秋水长天”给讨回去。谁知他刚刚走出几步,忽然又停住脚步,抬首望望中天的半轮明月,又低头看看一双即将露出脚趾的破鞋,猛地顿足长叹一声,又大步地转回了谷仓。
        柳金刀吃惊地将身子往后缩了缩,道:“你……你又跑回来干什么?”
        林强居然将刀往米堆上一扔,竟在柳金刀面前坐下来,眼睛一翻一翻的盯着那张吹弹欲破的俏脸道:“你方才说阎二先生还有一批东西在你手上,是不是?”
        柳金刀道:“是又怎么样?”
        林强道:“果真如此,那就麻烦了。”
        柳金刀极不屑的瞟着他,道:“不错,如果那批东西落在你手上,你的麻烦就大了,不但得不到好处,说不定还会把性命赔掉,所以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        林强忙道:“你弄错了,我并不是个贪心的人,纵然那批东西价值万两也与我无关,我有这二百两已经足够了。”说着,还在那柄“秋水长天”上拍了一把。
        柳金刀不禁有些诧异道:“那你还追问那批东西干什么?”
        林强道:“我只是在替你打算。”
        柳金刀道:“你想替我打算什么?”
        林强道:“你手上既然还有阎二先生的一批东西,就算我替你把刀还给他,他也不可能放过你,对不对?”
        柳金刀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。
        林强继续道:“如果他不可能放过你,就一定会派人继续找你,而且安置在药铺和跌打大夫门前的人手也不会撤掉,对不对?”
        柳金刀继续点头。
        林强紧接着又道:“如果他不把那些人手撤掉,你怎么去找大夫治伤?你怎么能去抓药?”
        柳金刀摇首道:“这些事情我早就想到了,我早就打定主意跟他拼了。你赶快走吧,这件事你管不了,而且没有管的必要。”
        林强猛地把脑袋一摇道:“这是什么话!有道是大丈夫受人点水之恩要涌泉以报,你白白的送给我二百两银子,我怎么可以置你的生死于不顾!”

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侠者

      上一篇:第三章 卢香主的袖里乾坤
      下一篇:第五章 夜战

      ? 本港台搅珠现场直播-本港台开奖-本港台开奖报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