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oklkn"></tr>
    1. 第三章 同赴“鹰愁谷”
       
      作者:诸葛青云  来源:本站首发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26 11:21:53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  但他却费尽聪明才智,也想不出胡冰心、李梦华二人的神秘失踪,究竟是什么原因?
        经过二十一次右转,邓凌风出了“生门秘洞”,也终于看见了人。
        所谓的“人”,不是胡冰心和李梦华,是在“生门秘洞”之处,倚着山壁,盘膝而坐的一个青袍道人。
        这道人约莫四十来岁,脸色惨白,双目神光也萎,仿佛是身患重病?
        邓凌风怎肯放过这探询机会,立即步下一停,走到青袍道人面前,抱拳陪笑道:“请教道长,可曾见着两位姑娘,出此秘洞?”
        青袍道人似乎精神一振,目注邓凌风道:“施主是‘飘萍一剑’邓凌风大侠?问的是‘九劫胭脂’李梦华和胡冰心两位姑娘?……”
        邓凌风心中狂喜,但又立即向那青袍道人,苦笑说道:“道长请恕邓凌风失礼,倘若知晓李、胡二位姑娘去处,便赶紧赐告,因为……”
        话犹未了,青袍道人便也苦笑一声,接口说道:“我知道邓施主是顾虑‘九劫胭脂’李梦华的安危,但施主尽管放心,并定必意料不到,李姑娘如今已脱大危,需要那‘五毒鞭’独门解药之人,却是贫道莫凌云呢!”
        “莫凌云”三字,对邓凌风并不陌生,尤其是“李姑娘已脱大危”之语,听得邓凌风神情一愕:“莫道长怎知道我李梦华姐姐已脱险危……?”
        那号称“四川一鹤”,名叫莫凌云,身为“凌云观主”的青袍道人叹息一声,接口说道:“这是一场赌博,下赌注之人,是贫道既贫道的一位好友‘洞庭渔隐’郭三,所下赌注,则就是贫道这条性命。”
        邓凌风听得一头雾水,目注莫凌云,皱眉说道:“莫道长,你能否说得明白一些?”
        莫凌云竟不答反问地,以一种希冀神色说道:“邓大侠此行如何?有没有用‘胭脂刺’的独门解药,换到‘五毒鞭’的独门解药?”
        邓凌风听了莫凌云如此说法,已知他确曾与胡、李二女相遇,遂取出那粒五色斑斓的“五毒鞭”独门解药,托在掌中说道:“邓凌风幸不辱命!”
        莫凌云闻言,精神更振,脸上病容大灭地,含笑说道:“果然福善祸淫,天道不爽,举头三尺,自有神明,这样以生命作为赌注的赌博,居然是贫道赢了……”
        话完,不等邓凌风再问,便把经过情形,详细说出。
        原来,这位“凌云观主四川一鹤”莫凌云,是川东一带的侠义领袖,因知董焰占据“鹰愁谷”啸聚凶徒,作恶多端,欲加铲除,反由于“独目鬼女”邵琳,诡计暗算,被董焰“五毒鞭”所伤!
        董焰遂每隔七日,给予莫凌云一粒临时解药,勒索其俯首听命,并将东川一带有头有脸的武林人物,引归“鹰愁谷”统率!
        莫凌云一面虚与委婉,一面由好友“洞庭渔隐”郭三,远去陕西,请来一位“独腿华陀”牟汉三,为自己疗治所中“五毒鞭”奇毒!
        郭三虽把牟汉三请来,牟汉三只有独腿,行走不便,武功又颇平庸,不便深入“鹰愁谷”,只得在莫凌云的“凌云观”中等待。
        莫凌云则为毒发,万不得已,又入“鹰愁谷”向董焰求药。
        郭三赶到“鹰愁谷”的“生门秘洞”左近,遇见刚刚忍气吞声,虚与委蛇,向董焰求得暂时解药,尚未服食的莫凌云,并听得人声,进入秘洞,发现胡冰心、李梦华二女。
        莫凌云昔日曾受李梦华深恩,一见这位“九劫胭脂”有难,于是问明情由,并看清伤势太重后,毅然将忍辱求得之临时解药,先给李梦华服下,命郭三与胡冰心尽速把李梦华送回“凌云观”请牟汉三全力调治,而由自己在秘道之外,等待邓凌风换药回来。
        这种处置的理由是牟汉三医术通神,不过稍费手续,一定可以疗祛“五毒鞭”毒,而邓凌风“鹰愁谷”换药之举,却无绝对把握,虽可能成功如愿,也可能失望而归!
        莫凌云受人点滴,报以涌泉,他把最安全的脱险路径,让给李梦华,而把自己当作赌注,等待邓凌风,由命运之神,来作胜负判决。
        由于有他等待,一切均可当面倾说,胡冰心遂不必再费时误事地,在“生门秘洞”中向邓凌风留甚讯息,赶紧与“洞庭渔隐”郭三,保护性命虽因服了临时解药,暂可无碍,但因伤势太重,人仍昏迷的李梦华,尽快送向“凌云观”内。
        莫凌云多次前来,对“鹰愁谷”情况已颇熟悉,因知“生门秘洞”中,可能有未曾发动的恶毒埋伏,自己鞭毒将发,无力应付,才在洞外等待邓凌风,并于闻得邓凌风呼喊“华姐……冰妹……”的叫声时,无法提气应答……
        邓凌风听完莫凌云所说经过,两道剑眉,不禁紧紧蹙起!
        他蹙眉之故,是有为难,因照理说来,莫凌云病容满面,中气衰弱,目光萎散,显然鞭毒将发,自己应该把那粒“独目鬼女”邵琳手中换来,五色斑斓的解药,立刻给莫凌云服下才对!
        但“九劫胭脂”李梦华的整个生望在此,万一那位被“洞庭渔隐”郭三从陕西请来的“独腿华陀”牟汉三,名过其实,医术并不通神,或药不对症?则李梦华的性命岂不……
        邓凌风满怀为难地,刚刚想至此,莫凌云业已猜避他的心思,苦笑一声叫道:“邓施主,我不怪你有所怀疑,胡冰心姑娘临去之时,留下一根她的独门暗器‘双目凤头钗’……”
        说至此处,他在怀中摸出一根“双目凤头钗”来,欲向邓凌风递去。
        有了这根“双目凤头钗”,自足证明莫凌云所说情事,是真上加真,确上加确!
        邓凌风俊面通红,不等莫凌云说完,便捏碎那粒“五毒鞭”独门解药的五色斑斓蜡封外壳,含笑递向莫凌云,但心中却在暗叫:“华姐,为情势所迫,这位‘凌云观主’既肯为你把性命作为赌注,小弟也只好把这粒‘五毒鞭’独门解药,给他服食,但愿那位牟大神医,回春有力,指下无虚……”
        他心中默祷至此,莫凌云已接过解药,迫不及待地,服食下去。
        邓凌风见米已成饭,木已成舟,心中也只好尽量放得坦然,免得莫凌云见了自己的不安神色,有所不悦。
        这念头原极正确,因莫凌云既肯舍已救人,把董焰所给的临时解药,让给李梦华服食,并由胡冰心、郭三,护送回“凌云观”,接受“独腿华陀”牟汉三的彻底治疗,自己则苦等邓凌风不知是否成功的换药回来,所作牺牲,委实重大!在如此情况下,若发现邓凌风仍有点为李梦华担忧,珍惜那粒“五毒鞭”独门解药,必然不大愉快!
        故而,他虽仍有点心中忐忑,暗为李梦华担忧,却不得不堆起满面笑容,向那刚刚服下解药的“四川一鹤”莫凌云和声说道:“莫道长,请放心调息,把药力散布全身,邓凌风替你护法,不容任何鬼魅,妄加滋扰!”
        莫凌云双目一睁,扬眉叫道:“邓大侠……”
        这位“凌云观主”因鞭毒将发,本已病容满面,中气衰弱,语音极低,连目光都渐渐萎散,情况实极危殆,但服药以后的这声“邓大侠……”,却叫得颇为响亮,那骤睁双目之中,也仿佛略为闪射出炯炯神采!
        邓凌风看得心中大慰,暗忖药须对症,才见疗效,莫凌云不过刚刚服药,眼神语音便立显不同,但愿“独腿华陀”牟汉三对李梦华姊姊的疗伤祛毒情况,也能这样立竿见影才好……
        目中正慰……耳内却惊……
        因为莫凌云在那声“邓大侠……”之后,仍继续说话,说的则是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好……狠……”
        最后一个“狠”字方出,全身忽然痉孪,把口一张,一大片血水,便向邓凌风喷出!
        慢说邓凌风毫无警兆,就算他早就有所提防,在这种面对面的距离之下,也无法及时避开。
        邓凌风竭力偏头,勉强避开脸面,但身上却被莫凌云口中污血,喷了个淋滴尽致!
        再看莫凌云时,毒血从他眼耳鼻口等七窍中,继续不断溢出,目光呆滞,原本倚壁而坐的身躯,也渐渐往下缩去。
        哪消多久?这位号称“四川一鹤”的“凌云观主”,竟告形神皆灭,只剩下件青色道袍,一些内外衣物,以及牙齿、头发等,浸在全身骨肉所化的大滩血水之内!
        邓凌风目中喷火……
        邓凌风怒发冲冠……
        邓凌风牙齿咬碎……
        直到如今,情况才完全明显,使他从恍然之中,钻出一个大悟!
        “独目鬼女”邵琳满怀鬼蜮,要他互相信任,他给邵琳的,是真正的“胭脂刺”解药,而邵琳给他的,却是一粒比“五毒鞭”更毒的化血毒丹!
        刚才,莫凌云还欣然色喜,认为他舍己救人,获得善报,赢了这赌局,如今却全身化血,骨肉齐消,成了败得最惨,一文不剩的最大输家!
        造成莫凌云一局的全输人儿,是谁呢?直接的罪魁祸首,是心肠狠辣的“独目鬼女”邵琳,但间接的帮凶虎伥,却是他作事粗率,不够精细的“飘萍一剑”邓凌风!
        邓凌风心如刀割……邓凌风体似筛糠……
        心如刀割是惭愧,是为“四川一鹤”莫凌云难过……
        体似筛糠是发抖,是为“九劫胭脂”李梦华害怕……
        他忽然想起倘若没有莫凌云舍已施人,岂不是李梦华?……
        邓凌风越想心内越惭,越想身上越抖,竟“呛啷”一声,银芒电闪,拔出他那柄在“鹰愁谷”内,曾令群贼亡魂的“灵龙古剑”!
        他太惭愧了,他不肯推卸或逃避责任,他要向刚刚化血惨死,英灵未远的“四川一鹤”莫凌云,横剑就颈,自刎谢罪!
        但剑光尚未及颈,邓凌风忽然停手,他觉得自己应该缓死须臾,先替这位心所愧对的莫凌云道长,作件事儿。
        莫凌云虽无遗言,但邓凌风却觉得自己应该替他搏杀“五毒灵宫”董焰,和“独目鬼女”邵琳,因为追根溯源,这一双万恶男女,才是害死莫凌云的罪魁祸首!
        除了搏杀“五毒灵官”董焰,和“独目鬼女”邵琳之外,自己似乎还应该看看“九劫胭脂”李梦华所中鞭毒,是否已被“独腿华陀”牟汉三彻底疗祛?有无需助之处,并设法向胡冰心用书面、或口头陈述苦衷,然后在莫凌云的“凌云观”中,上香横剑,有始有终,才是男儿本色!
        细一斟酌,觉得自己这忍死须臾,等报仇尽责后,再横剑自尽之念,决无差错,至少比如今立刻便惭愧伏尸,来得大有价值!
        念头既定,邓凌风便向“四川一鹤”莫凌云所遗齿、发、衣冠,恭谨下拜,并默陈心意,请凌云英灵鉴察,自己决不推诿过错,逃避责任,必在他凌云观中,以血还血,有所交代。
        一阵阴寒而强烈的山风吹来,莫凌云所遗的衣冠头发,纷纷飘舞,真好像幽灵不泯,在对邓凌风打甚招呼?
        邓凌风举袖拭去由惭悔及悼念莫凌云而流的英雄珠泪,手中“灵龙古剑”也不再归鞘,横护当胸,再入“生门秘洞”。
        他如今对这“生门秘洞”,成了轻车熟路,逢岐右转,行走得十分迅速。
        但这“生门秘洞”尚未走完,邓凌风便又诧然止步!
        因从去路,也就是“鹰愁谷”的方向,飘送来笙箫钹的乐奏之声。
        邓凌风文武全才,腹徇甚广,对词章音韵,也是内行,略一聆听,便知奏的是迎宝乐曲。
        他心中微愕,暗忖董焰、邵琳等,怎会突迎贵宾?莫非“独目鬼女”邵琳之师“云中紫凤”华青绢,业已这样快捷的到了“鹰愁谷”内?
        倘若真是如此,则自己意欲立即搏杀董焰、邵琳,为莫凌云报仇恨之举,岂非平添阻力,弄不好还会折在这武学绝高的妖妇手下,尽虎不成,反类其大地上仇加仇,恨上添恨……
        邓凌风虽然皱眉生惕,却在略一止步后,并未退怯,仍复前行。
        又经过了两度右转,邓凌风又吃一惊!
        使他吃惊的,仍是音韵!
        如今,隐隐传来的笙箫音韵,竟然曲调大变,成了凄凄哀乐!
        听得迎宾乐曲,邓凌风可以联想到“独目鬼女”邵琳之师“云中紫凤”毕青绢身上,但听得换奏了凄凄哀乐,却顿觉诧然莫解?
        刚刚迎宾,便换哀乐,“鹰愁谷”中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?
        就在此时,前面回旋谷道之中,传来了步履声息。
        邓凌风听出来的只有一人,遂并不回避,横剑而待,准备向来人有所询问。
        果然,片刻过后,便从谷道中转出一人,看出是个喽罗头目打扮的黑衣壮汉。
        邓凌风厉声喝道:“站住!”
        那喽罗头目打扮之人,吓了一跳,认出拦路发话的正是曾在“鹰愁谷”中,独败孟怀九、秦亮,大奋神威,技驾众寇的“飘萍一剑”邓凌风,不禁头皮发炸,赶紧抱拳恭身,陪笑说道:“在下焦凤章,参见邓大侠。”
        邓凌风见这名叫焦凤章之人,认识自己,便知可以少费辱舌,剑光微击,沉着脸儿说道:“焦凤章,我有话要问你,你最好识相一些,照实直言,不许支吾搪塞。”
        焦凤章“喏喏”逹声道:“是,是,邓大侠尽管请问,小人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!”
        邓凌风道:“刚才我听得迎宾乐曲,是否‘鹰愁谷’内来了什么江湖高人?”
        焦凤章点头答道:“江湖高人,着实来了不少,昔年威震武林‘云中双凤’之一的‘云中紫凤’毕青绢和她好友‘邛徕枭女’尤娥,已来‘鹰愁谷’中,还有‘勾漏三残’、‘桥山一怪’,也将于今夜到达。”
        “云中紫凤”毕青绢是在邓凌风意料之中,但其余几个显然均具一流身手的凶神恶煞,却出他所料之外!
        尤其是“桥山一怪”四字,更听得邓凌风心动微震,皱眉说道:“‘桥山一怪’不是又号称‘三手僵尸’的轩辕木?风闻他曾为佛门高手诛戮,早伏尸在‘冥尤墓’中,怎会又复出世,来到‘鹰愁谷’呢?”
        焦凤章陪笑道:“详情小人不知,但‘云中紫凤’毕青绢交给‘独目鬼女’邵琳一张贵宾名单中,却有‘桥山一怪’轩辕木的名号在内,并据毕青绢说此人少时必到,要邵琳准备一些轩辕木最嗟食的毒蛇肥狗等物好好加以招待。”
        邓凌风知晓以焦凤章的身份地位,所知委实仅此,遨不再深究,转换了话头问道:“既然‘鹰愁谷’中来了不少绝世魘头,一流好手,董焰、邵琳应该兴高彩烈才对,怎么在迎宾曲调以后,又吹奏起凄凄哀乐之声?”
        焦凤章以一种奇诧神色,看着邓凌风,苦笑说道:“这件事儿,邓大侠竟会不知道么?我家谷主‘五毒灵官’董焰,业已毒发不治,死在‘九劫胭脂’李梦华的‘胭脂刺’,以及邓大侠所送来的蕴有剧毒的假的解药之下!”
        这种答复,起初虽使邓凌风听得发呆?但旋即心头雪亮!
        他明白了所有恶毒蹊跷,全是“独目鬼女”邵琳一手造成!
        邵琳不单用假的“五毒鞭”解药,想毒死李梦华,而使莫凌云李代桃僵,倒了大霉,她也藏起自己所送去的“胭脂刺”独门解药,换了毒物,把“五毒灵官”董焰活活毒死!并把罪名,移栽到自己头上!
        邵琳趁着方秋已死,董焰已伤的大好机会,再下毒手,斩草除根,便可把“鹰愁谷”这片基业,占为己有!
        想到此处,邓凌风目注焦凤章道:“董焰既死,‘鹰愁谷’的新任谷主,是否换了‘独目鬼女’邵琳?”
        焦凤章点头答道:“邵姑娘曾是谷主夫人,继任谷主,理所当然,小人便是奉了新任邵谷主之命,出谷置购棺木,延聘僧道,为前任董谷主办理身后之事。”
        邓凌风听得嘴角一撇,哂然冷笑说道:“毒手乃是她下,人情又是她作,这‘独目鬼女’邵琳真是个阴损狠辣无比,心肠狡到极点,也毒到极处的无情鬼女,两面妖姬……”
        焦凤章听不懂邓凌风言外之意,不禁神色愕然……
        邓凌风也不再与他多言,略一挥手,焦凤章便知获大赦,赶紧急急离去。
        他打发焦凤章走后,细一思索,觉得必须把计划再作变更。
        邓凌风之所谓变计,是不想再入“魔愁谷”,打算先奔“凌云观”。
        “五毒灵官”董焰已死,所欲搏杀,替莫凌云报仇的特定对象,只剩“独目鬼女”邵琳一人,看来似乎较易成功?但邓凌凤心头雪亮,知道“云中紫凤”毕青绢必对她唯一弟子邵琳,全力照顾,其余“勾漏三残”,和“邛徕枭女”尤娥,均是手黑功高的凶神恶煞,尤其那位号称“桥山一怪”的“三手僵尸”轩辕木,更极为难缠厉害,练有特殊独门毒招,自己孤剑支身,倘若妄逞匹夫之勇,必如“羊入虎口,送肉上砧”,根本绝无半分侥幸之望!
        邓凌风并不怕死,他觉得自己若为莫凌云报仇,奋战而死,虽可心安,但胡冰心与李梦华二女,久候自己与莫凌云不回,定然极度恋忧,于李梦华鞭伤愈后,立来“鹰愁谷”探看情况,岂非又成了飞娥扑火,难逃邵琳毒手!
        忍,必须忍,咬着牙也要忍,流着泪也要忍,应该忍辱负重,赶紧把群邪实力大张之事,飞报李、胡二女,大家设法,分邀正派高手,卫道降魔,才是上策,绝不能因一时意气,使自己和李、胡二女,齐丧“鹰愁谷”中,空埋侠骨,听任群魔乱舞!
        邓凌风想通了,他咬着牙,流着泪,猛一顿足,果然立即转身,不进“鹰愁谷”,赶向三峡西口胜地“夔门”。

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九劫燕支

      上一篇:第二章 江湖寻仇
      下一篇:最后一页

      ? 本港台搅珠现场直播-本港台开奖-本港台开奖报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