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oklkn"></tr>
    1. 第四章 险象环生
       
      作者:诸葛青云  来源:本站首发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30 12:09:03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  尤娥道:“想不到姑娘居然还知道我这寂寞甚久的‘邛徠枭女’四字?”
        胡冰心似乎还有点不太相信地,盯着对方说道:“‘邛徕枭女’尤娥在……在二十年前,便已成名……”
        她觉得眼前这自称“邛徕枭女”尤娥的灰衣女子,约莫只有二十八九,在年龄方面,似乎不太对劲?
        尤娥笑道:“你说得对,二十年岁月如奔,我三十岁时,在昔日‘山海英雄会’上,得号‘邛徕枭女’,如今整整五十岁了……”
        胡冰心望着对方那副媚艳风神,苦笑说道:“尤官主纵然驻颜有术,缘须未凋,但邓凌风才不过……”
        尤娥不等胡冰心再往下说,便“噗呲”一笑接道:“姑娘,你弄错了,我所谓我与邓凌风虽属新交,情分不浅之意,是指他与我的一位师侄女两人,好得密里调油,情投意合!”
        胡冰心急急问道:“尤宫主的师侄女是谁?”
        尤娥笑道:“就是如今的‘鹰愁谷’谷主,‘独目鬼女’邵琳。”
        这“独目鬼女”邵琳名号,真如晴天霹雳,把胡冰心听得全身一震!
        她心中所猜之事,似乎件件都在逐渐成为事实?……
        胡冰心痛恨邓凌风太不成材,居然勾搭上“独目鬼女”邵琳这等下流无耻的毒妇淫娃,简直怒火中烧芳心寸裂!
        她忽然撤出师傅独门兵刃“七齿半月轮”来,目注尤娥,挑眉叫道:“尤官主,你既自称是昔年在‘山海英雄会’上成名的‘邛徕枭女’,却认不认识我这对兵刃?”
        尤娥向胡冰心手中兵刃,看了一眼,含笑说道:“我不单认识你手中这对‘七齿半月轮’,并知道你是谁了……”
        胡冰心双眉方轩,尤娥又复笑道:“你是昔年‘云中双凤’之一,‘云中墨凤’冷红瑶的门人,胡冰心姑娘吧?”
        胡冰心本对尤娥所说各语,犹未全信,如今听她把自己这对江湖少有的独门兵刃名称,一叫出,不禁希望全灭,有点鼻间奇酸的泫然欲泣感觉!
        尤娥也发现自己把话说漏,正待设法补圆,忽又有个娇脆语音,接笑道:“不错,是我曾与邓凌风当面定约,三个月后,使天下群雄及‘云中双凤’,会于‘鹰愁谷’,难道你这位相当漂亮的男朋友,竟不曾告诉你?或是你还不曾见着他呢?”
        语音虽然比人先从“死门秘洞”中传出,但已可以知晓,这是“独目鬼女”邵琳所发。
        胡冰心冷笑一声,目注尤娥,哂然叱道:“尤宫主,你以武林前辈身份,竟然对我说了一片鬼话!”
        尤娥的脸皮虽厚,也不禁立被胡冰心骂得红了起来,正在此时,邵琳已从“死门秘洞”中出现,飘身纵过,含笑问道:“尤师叔,你对我这小师妹,说了什么鬼话?”
        尤娥先向邵琳递过一瞥眼色,然后讪讪说道:“胡姑娘是来查问邓凌风与‘鹰愁谷’内何人有了情感纠纷?我说你与这‘飘萍一剑’,似乎缘份不错。”
        邵琳“哦”了一声,眇目流波,向胡冰心笑道:“小师妹,哪个猫儿不吃腥?你不必查探邓凌风的风流艳迹,赶紧去找你师傅,就说我师傅业已驾临‘鹰愁谷’中等她,互作足以震撼武林的‘云中双凤’之会!”
        胡冰心冷哼道:“哼!谁是你的小师妹?”
        邵琳有点惊奇地,“咦”了一声问道:“咦!你怎么还敢对我如此倔强,不识抬举,难道不曾看见那件东西?……”
        胡冰心诧道:“什么东西?”
        邵琳正待说明,忽又恍然笑道:“我晓得了,你根本不曾与邓凌风见面,他才没有把我要他转交的那件紧要东西给你。”
        胡冰心道:“见是见过,但只是匆匆一面……”
        邵琳皱眉道:“那粒‘五毒鞭’的独门解药呢?他给李梦华吃了没有?”
        胡冰心道:“我不知道,但李大姐吉人天相,大概也未必用得着你的解药……”
        她因根本不知莫凌云误服解药,已遭惨死之事,故而答话淡然,并未对邵琳发出太严厉的申斥。
        但胡冰心却弄不懂邵琳中的“紧要东西”,究竟何物?故又急急问道:“你要邓凌风转交给我的,是件什么东西?”
        邵琳道:“是只银质手串……”
        一语才出,又加说明地,扬眉笑道:“不是普通手串,是只甚为细小,但雕刻精美的银质手串,上面还系有两枚小铃,是三四岁幼童的手腕戴用之物。”
        胡冰心起初听得神色微哂,但等那“两枚小铃”四字入耳,忽又突转惊容,失声问道:“一只小小银质手串,还缀有两枚小铃?……”
        邵琳从那只独目以内,闪射狡毒地,“格格”笑道:“你既不曾看见东西,我便向你说说那只银质手串的来处也好,在陕西通蜀要道的‘庙台子’附近,住有个约莫三四岁大的活泼可爱幼童……”
        胡冰心足一顿,竟把地上山石,顿出个浅浅脚印,妙目中神光怒射,激动得连嘴唇都有点发抖,盯着邵琳颤声问道:“邵琳,你……你……你把那幼童,怎……怎么样了?……”
        邵琳一阵诡谲娇笑,向胡冰心摇手叫道:“小师妹,不必激动,我知道那是你的弟弟,你父母双亡,胡家传宗接代,就靠这点骨血!他虽被我们带来‘鹰愁谷’,却安然无恙,只要他姐姐识得抬举,乖乖听话,这位可爱的胡小弟弟,便不会有甚凶险——否则……”
        说到“否则”二字,邵琳故意把语音顿住,加重语意地,继续狞笑说道:“否则,本谷新到贵宾中,有位‘三手僵尸’轩辕木,此人性情怪异,嗜食毒蛇肥狗,更嗜生蒸幼儿……”
        胡冰心泪珠已滴地,向邵琳厉声喝道:“不许说下去了,你……你……你要我听你什么话儿?”
        邵琳知晓自己业已击中胡冰心的要害,这位高傲侠女,性情再怎刚强,也只有乖乖听命,遂笑吟吟地,扬眉说道:“简单得很,我要你替我去找一个人,和杀一个人!”
        胡冰心向“邛徕枭女”尤娥,瞥了一眼,冷冷说道:“我知道,要找的人,大概是我师傅?”
        邵琳道:“不错,除了你,别人不知‘云中墨凤’冷红瑶如今仍在?这也是你和你兄弟,暂时可以不死的唯一有利条件,否则,你和我,半斤八两,功力相若,加上‘邛徕枭女’尤师叔相助,今日便必死此间,决无侥幸,至于杀你兄弟或干脆上笼清蒸,当作敬‘三手僵尸’轩辕木的一道好菜,更是易于折枝反掌!”
        胡冰心听得双眼通红的,咬牙答道:“好,我听你话,马上就去找我恩师,但你决不许对我兄弟,有丝毫伤害!”
        邵琳阴笑道:“放心,只要你把我所吩咐的两件事儿办妥,前来‘鹰愁谷’交差赴约,我一定先毫发无伤地,还你兄弟,然后彼此再作生死之搏!倘两件事儿,缺一未妥,便只好眼睁睁的看着‘三手僵尸’轩辕木,沫横飞,当众吃大菜了!”
        胡冰心爱弟极切,心如刀割,但兄弟业已落在邵琳手中,有心死拚,却又投鼠忌器,只得无可奈何,恨恨问道:“说,快点说罢,你还要我杀谁?”
        邵琳道:“‘飘萍一剑’邓凌风……”
        这七个字儿,先使胡冰心听得心中一宽,然后再心中一紧!
        一宽之故,是证实“邛徕枭女”尤娥,确实对自己说了鬼话,邓凌风并未鬼迷心窍地,拜倒在邵琳的石榴裙下。
        一紧之故,则是邓凌风在品行方面,若无重大过失,自己怎能对他杀得下手?……
        这时,“邛徕枭女”尤娥突在一旁插笑道:“邵贤侄女,邓凌风大概用不着胡姑娘动手杀了。”
        邵琳讶道:“尤师叔此话怎讲?”
        尤娥道:“刚才胡姑娘业已说出,邓凌风单人孤剑,从‘生门秘洞’中再度闯入‘鹰愁谷’!”
        邵琳双眉剔处,冷笑一声说道:“如今的‘鹰愁谷’,卧虎藏龙,已成万派朝宗的武林圣地,邓凌风一剑擅闯,必如怒海飘萍,转瞬毁灭,委实不必再动我这小师妹的一双杀人玉手……”
        邵琳那只独目中的又凶又媚眼珠,转了一转,盯着胡冰心道:“这样吧,你替我去杀‘九劫胭脂’李梦华吧!”
        乖乖,要胡冰心去杀她相当敬爱尊重的李梦华大姐,真是一个天大难题!
        邵琳看着胡冰心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儿,不禁“扑哧”一笑,叹了一气道:“我这‘独目鬼女’,一向心肠最狠,说一不二,但对她胡冰心,却总算师门中略有渊源,不得不稍为宽大,除了必须把你的师傅找到,举行‘云中双凤’之会外,再把邓凌风与李梦华的项上人头,随便带来一颗,我就还你兄弟!”
        话完,不再理会胡冰心,扭头向“邛徕枭女”尤娥笑道:“尤师叔,我们慢点再去涪陵,先回‘鹰愁谷’吧!侄女身为谷主,怎能不亲自接待胆敢再闯本谷的‘飘萍一剑’,我若能把邓凌风杀掉,或是使他沉沦欲海成为我的裙下飘萍,就替我这位小师妹胡冰心,省了事了!”
        “邛徕枭女”尤娥自然微笑点头,被邵琳拉着重向“死门秘洞”走进。
        邵琳走到洞,突又止步回身,向胡冰心笑道:“小师妹,你可不许跟来,‘云中墨凤’未现身前,‘鹰愁谷’内若是见着你的踪影,便等于是把你兄弟,送进枉死城的追魂律令!”
        话音落处,身形一闪入洞,把这位胡冰心弄得满面尴尬,呆在当地!
        她呆的是不知进退……
        胡冰心此时已知邓凌风并非见异移情与“鹰愁谷”这群荡妇淫娃,有甚苟且之事,否则,“独目鬼女”邵琳,不会要他的项上人头!
        由此之故,足见她对自己的态度忍受,既非移情别恋,必然另有重大隐情,理应向他问上一问,若系误会,可加解释,以免把误会越弄越深!
        尤其,“云中紫凤”毕青绢,“三手僵尸”轩辕木等罕世高手,已在“鹰愁谷”中,邓凌风孤剑只身,闯入龙潭虎穴,必然有极艰险的遭遇!
        无论根据哪一种原因,胡冰心都觉得应该为邓凌风打一接应,免得他孤掌难鸣,万一有甚不测!
        但“独目鬼女”邵琳临进“死门秘洞”前回身嘱咐的那几句话儿的威协太大,在恩师“云中墨凤”冷红瑶之前,自己倘进“鹰愁谷”,兄弟便立遭惨死!
        邵琳说得不错,胡冰心父母双亡,就留下这一脉根苗,胡冰心能不顾全自己最疼爱的兄弟,将胡家绝了香火……
        不,她不能,她绝对不能,倘若她兄弟当真被邵琳奉敬“三手僵尸”轩辕木,来个“上笼清蒸”,制成一味好菜,或遭其他凶杀,自己便对弟不友,对胡家祖先不孝!
        但她明知邓凌风有险,而弃之不顾么?……
        不,她也不能,那样便对友无情,对江湖道义,有所欠缺!
        这,就是胡冰心的进退两难!
        进,不友!不孝!
        退,无情!无义!
        在这“不友,不孝”和“无情,无义”的夹缝之中,胡冰心怎么不呆?怎么不觉得千种委屈,万般尴尬地,凄惶得独自落泪!
        她有点想死,但知道死只是认输示弱的自我逃避,并解决不了问题!
        不死,或迸?或退?邓凌风与兄弟之间,或许可以保全二者之一?
        若死,则邓凌风与兄弟,保证一齐完蛋!
        死,并不痛苦,但这死不得,进不得,也退不得的情况,却是痛苦已极!
        就在胡冰心满面泪痕,痛苦已极之际,深山幽谷中,突然起了歌声……
        曹孟德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”的“短歌行”虽然作得豪壮,但李青莲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”的诗句,却说得更是透澈!
        宋人说得好,“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”,那么胡冰心如今是“歌入愁怀”,会“化作相思恨”么?
        不,这歌声对胡冰心有点帮助,那是充满禅机,劝人看透世情的“空空歌”……
        “天也空,地也空,人生渺渺在其中,日也空,月也空,来来往往不相逢,富也空,贵也空,无常一到万事终,妻也空,子也空,黄泉路上……”
        歌声至此,在胡冰心面前出现了一个邋遢和尚。
        歌来得怪,人也来得怪!
        歌声不高,山风更劲,却一字一字极为清晰地,送进胡冰的耳内!
        这“死门秘洞”之前,别无山路小径,这满面笑容,看不透年龄,穿了一件灰色破旧僧袍的邋遢和尚,既非从洞中走出,难道竟是从百丈峭壁顶端,来了个悬空飞降?
        就凭这两点怪异,胡冰心已知别看眼前和尚的衣衫邋遢,没有什么袈裟禅杖的宾相金装,却必然大有来头,绝非凡俗!
        她急忙举袖,胡乱拭去颊上纵横泪渍,抱拳恭身说道:“武林末学胡冰心,参见大师,请教大师法号,并祈以高深佛法,指点迷津!”
        邋遢和尚合十当胸,念了一声佛号笑道:“贫僧大颠,世事多自迷之局,江湖有难度之人,施主热泪盈眶,神色凄楚,所谓迷津,莫非是个‘情’字?”
        胡冰心悲声道:“情、友,不能兼顾,孝、义难以双全,其间孰重孰轻?孰缓孰急?使弟子灵明生昧,有赖大师予以当头棒喝……”
        话完,便将自己死不得,进不得,也退不得的为难情况,对那法号“大颠”的邋遢和尚,执简驭繁地,扼要说了一遍。
        大颠和尚听完,又念了声佛号,含笑说道:“贫僧知道群邪毕集,‘鹰愁谷’已成虎穴龙潭,但接应之举,责无旁贷,‘飘萍一剑’邓凌风,就是贫僧的记名弟子。”
        胡冰心早知邓凌风之师,是位空门奇人,闻言之下,又惊又喜,赶紧再复恭身行礼道:“原来是大颠师伯的佛驾光降,这下侄女便可放心前往‘峨眉金顶’,参谒恩师……”
        大颠和尚不等胡冰心说完,便截断她话头笑道:“这就是佛家所谓‘缘法’,贤侄女若是未与贫僧相遇,便难免跑趟‘峨眉金顶’的冤枉路了!”
        胡冰心惊道:“师伯此话怎讲,家师潜修‘金顶’,轻易不离‘峨眉’……”
        大颠和尚笑道:“冷道友有事‘巫山’,贤侄女如今赶去,最多在聚仙峰左近等上一二日,必可与其相遇。”
        胡冰心因担优邓凌风只身孤剑,面对那多凶人,遂向大颠和尚抱拳陪笑道:“侄女告辞,如今便买舟放峡,赶往‘巫山’,师伯进谷接应,也事不宜迟,邓凌风兄孤身涉险,情势十分危急……”
        说至此处,忽然想起一事,手指“生门秘洞”又道:“入谷途径,共有两条,这‘生门秘洞’中,只是些旋回谷径,逢岔转,便可通行,比那‘死门秘洞’好走,先前邓凌风兄,便是由此入谷。”话完,不再停留,立即转身向酆都江边赶去。
        大颠和尚目送胡冰心,念声佛号,点头自语说道:“这女娃儿的根器甚厚,但大器晚成,天下奇才,她与邓凌风,恐怕尚略有魔蝎动难……”
        自语一毕,灰色僧袍飘处,果然听从胡冰心的建议,进入了“生门秘洞”。
        这位空门奇才,来得巧么?
        巧虽巧,但似乎仍略略迟了片刻。
        就这片刻之迟,邓凌风果有劫难!
        刚才大颠和尚曾说胡冰心虽根器甚厚,但与邓凌风,两人恐均尚有不少魔劫凶险!
        这是修参佛法之人,有了道行,到了火候的一种特别“慧觉”!
        “慧觉”虽然异于“俗觉”,有点可以预测未来,但毕竟仍是一种空虚感觉,只能略参“人”“事”休咎,无法定“时”,也无法定“地”。否则,大颠和尚只消早到片刻,或到后与胡冰心少谈几句话儿,邓凌风便可能免除凶险,消灾化危。
        “生门秘洞”中,无甚凶险,走完回旋谷径,便到“鹰愁谷”
        如今,“鹰愁谷”实力大张,虽不虞有人侵袭,但为了气派起见,谷仍派了八名雄纠纠,气昂昂的带刀岗哨。
        “飘萍一剑”,曾在“鹰愁谷”内,显过神威,故而那八名岗哨,见邓凌风出现,不禁立觉紧张,分人赶紧往谷内报讯。
        邓凌风看见这群喽罗的慌乱之状,不禁冷笑一声,轩眉叫道:“你们不必害怕,叫‘独目鬼女’邵琳出来见我!”
        八名岗哨中,一名带队的小头目,抱拳恭身,陪笑答道:“回邓大侠的话,我家谷主刚刚与邛徕尤仙子,一同出谷办事……”
        邓凌风闻言,先是一怔,但旋即悟出定是在“生”“死”两大秘洞道路中,互相错过,遂剑眉微蹙,向那小头目问道:“你既认识我邓凌风,却认不认识另外一位也来过‘鹰愁谷’的胡冰心姑娘?”
        那小头目因已分人进谷送讯,遂故意延挨时间,把态度放的特别谦恭地,应声答道:“认识,认识,小人曾去‘聚英庄’拜寿,胡姑娘不是曾在‘聚英庄’,做过新娘子么?”
        邓凌风想起事才几日,不单“阴司秀士”方秋,已化南柯,连自己与李梦华、胡冰心之间,也生出这多事故,不禁微慨地,轩眉说道:“其实,我不一定要找‘独目鬼女’邵琳,只是来找胡冰心姑娘有事,她可曾先来此处,进入这‘鹰愁谷’内?”
        那小头目正待答话,“鹰愁谷”内,突然有人低低“哼”了一声!
        这哼声虽低,却森冷无比,连那在谷率队值勤的小头目,都似乎听得全身悚然地,打了一个冷颤!
        邓凌风目光注处,从“鹰愁谷”的谷内,转出两人。
        面一人,约有六十左年纪,身穿土黄长衫,狼面鹰目,斑发鼠须,神情貌相,似乎极阴险,尤其是左边那道眉毛,少了一半,代之的是条紫红刀斑,看上去令人极不舒服!
        左面那人,则又瘦又长,身量足有六尺四五,但上下如一,又穿了一件灰袍,如一段枯木!
        脸上除了瘦削得两腮深陷,颧骨极高以外,看不出年龄多大,一双眼睛,则又细又长,并微微合起,不大睁开,仔细看去,却似有极凶厉的碧芒,在那凹陷眼眶之中,隐作闪烁!
        邓凌风对这位“鹰愁谷”内闪出的黄衣人和灰衣人,一个也不认识,但在彼此对面之下,却从身上起了一种寒飕飕的感觉……
        他有点奇怪,暗付自己飘萍一剑,游侠四海,多厉害的凶邪,也曾会过,多凶险的场面,也曾闯过,敢说目空四海,侠胆包天。
        今日怎会有点毛骨生寒,心神怔忡?究竟是有甚劫难降临,抑或这两个貌相怪异的黄衣人和灰衣人,是什么要命凶星,追魂恶煞?
        惊念方起,那站在面,少了半道眉毛的黄衣斑发老人,已向邓凌风冷冷问道:“你叫邓凌风?你就是近年间,在江湖中小有声誉的‘飘萍一剑’?你要找胡冰心吗?”
        一连三句问话,除了老气横秋以外,并仿佛蕴有某种难以形容的特殊意味?
        邓凌风不计较这些了,他是心系伊人,只想与被自己在“凌云观”中,生气走的胡冰心立刻见面,或是赶快获得她有关讯息……
        既然对方已知自己的姓名身份,遂乐得省事地,也不探询那黄衣斑发老人来历,便点头答道:“在下正是邓凌风,胡姑娘而今安在?”
        那少了半条眉毛的黄衣斑发老人,缓缓说道:“胡冰心是在一个很凄凉,很恐怖,很痛苦,也很难寻找的所在,但老夫可以送你前去见她!”
        这“很凄凉,很恐饰,很痛苦,也很难寻找”的形容语气,相当特别,把邓凌风听得为之一怔!
        但他心中电转之后,却向那黄衣斑发老人,抱拳说道:“不必劳驾,邓凌风虎穴龙潭不怯跋涉,天涯海角,不辞奔波,只请尊驾赐告胡冰心究竟何在?是否就在这‘鹰愁谷’内?”
        黄衣斑发老人恻恻地笑了一笑,说道:“不要我送行么?你若不接张阎王帖子,怎能进得了‘鬼门关’?或是‘枉死城’呢?”
        好,这几句话儿,说得缺德,邓凌风的脸上,立刻便变了颜色!
        因为根据黄衣斑发老人的语中含意,似乎胡冰心已遭不测,与邓凌风阴阳相隔进入另一世界!
        他脸上变色,心中颤抖之下,那黄衣斑发老人,已有动作。
        所谓动作,并不激烈,只是神态悠闲地,戴上了一双手套。
        手套本是白色,但因染有无数暗红紫酱血渍,以致看去不仅污秽,并极斑斓可怖!
        这双手套极长,可以套到肘部,十指指尖部位,并各有一枚短短尖锐钩爪!
        邓凌风一见黄衣斑发老人,戴上这双手套,便突然明白,剑眉一挑,目注对方问道:“尊驾姓宫?”
        黄衣斑发老人从鹰目中微闪厉芒,点头答道:“邓大侠太年轻了,你不可能认识宫某,你大概听说过我这双在当世武林中,尚具微名的‘天狼爪’吧?”
        邓凌风知道站在自己对面之人,竟是久未出世的有名凶邪“勾漏三残”中的“狼面残眉”宫铁心,不由吃了一惊,暂把对于胡冰心的刻骨相思,暗暗放下!
        “呛啷”微响,剑作龙吟,一面把兵刃出鞘,一面又对与宫铁心并肩而立,却比宫铁心几乎高出一头的灰衣奇瘦之人,偷偷瞥了一眼。
        因为邓凌风自忖,倘若只是一个“狼面残眉”宫铁心,或许尚可应付,但另外一人,若也合手齐上,并与宫铁心身份相若,功力相仿,则自己必遭惨败,决无侥幸!
        这一眼暗瞥,瞥得邓凌风略觉定心,也更觉担心!
        因为自从“狼面残眉”宫铁心,戴上他那双“天狼爪”后,那又高又瘦,宛如一段枯木般的灰衣人,便往后退了一步。不单身形后退,连那双又细又长的眼睛,也索性闭起,似在合目养神,不再有碧芒闪烁!
        退身、闭目的动作,是自矜,也是对于邓凌风的轻视,认为由“狼面残眉”宫铁心一人出手,足够打发。
        灰衣人既不屑与宫铁心合手齐上,倚众群殴,自然使邓凌风略觉定心,可以专神应付“狼面残眉”宫铁心的那双“天狼毒爪”。
        但那灰衣人轻轻一步,几乎腰未扭,肩未晃,连衣角都未怎飘动地,便退出了两丈三四远近!
        这是什么轻功?比“移形换影”,或“五行大挪移步”还高,是“千里户庭”?还是“壶天缩地”?
        “狼面残眉”宫铁心已是极负盛名的难缠人物,看来这灰衣高瘦之人,可能比宫铁心还要难斗,则自己形单势孤,恐怕连自顾都有问题,还怎样探听胡冰心的踪迹,为她化危消灾,向她解释误会?
        这就是邓凌风先定心,后担心,两道剑眉,先展后蹙之故。

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九劫燕支

      上一篇:第三章 同赴“鹰愁谷”
      下一篇:最后一页

      ? 本港台搅珠现场直播-本港台开奖-本港台开奖报码